三日后。

炎主亲自带着云凰,帝墨尘和十七三人去了天家。

天家宫殿之,云凰,帝墨尘,十七三人在宫殿之等候,而天舟则和炎主在偏殿谈事。

偏殿,天舟看向炎主:“都这个时候了,你来到底想做什么?”

“我家小主人想见见你的儿子,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然,只是见见。”炎主看向天舟,微微一笑:“你放心,我家小主人不会对你的儿子做什么,冥修那边也是一样要去看的,你若实在不放心,可以跟在我们身边,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天舟闻言,深呼吸一口气:“你说那是你的小主人,炎主,本君可从来不知道你还有小主人!!”

这个时候冒出来一个小主人,还是要来看他儿子的小主人,怎么想都觉得怪!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炎主淡淡道:“像是你们不知道我到底是谁,从什么地方来一样。”

“所以?”

“所以我有小主人有什么怪的?”炎主抬眸看着天舟:“一句话,让看还是不让看?”

“你……”天舟见炎主这态度,有些生气。

哪有说事情的人这种态度?

华丽紫色半遮体美胸诱惑

天舟虽然生气,可到底也没多说什么,他们毕竟是相互牵制的存在,且他相信炎主的为人,还不至于对他本半死不活的儿子做些什么。

思及此,天舟一甩袖袍,冷声道:“只此一次。”

炎主闻言,轻笑着站起身来:“当然只有一次,你觉得我和魔神还有我的小主人是那么闲的人吗?看了一次还要看第二次?”

天舟冷哼一声,没有多言,亲自陪同炎主四人一起去了天宿所在的地方。

自从天宿被袭击后,天宿的生命便在缓缓流逝,一直昏迷不醒。

为了以防再出什么事情,天家的人干脆将天宿放到了禁地。

而这禁地,除了天舟能够开启,其他人没有办法开启,是相当安全的地方。

云凰四人跟着天舟在宫溜达了一圈后才进入了禁地。

禁地是在天家的皇宫之,但进去的时候便有阵法,若是强行触碰阵法,会很容易出事。

穿过阵法,再开启大门,最后进入正殿,才看到了被结界保护着的天宿。

站在结界外面,云凰看向天舟:“这么站着,要怎么看?”

天舟蹙眉:“这么站着有什么不能看的?”

云凰闻言,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衣着得体,面容安详,除了脸色有点白,其它都很正常,这要怎么看?

“天君可是在开玩笑?”好在云凰没办法说,炎主有办法。

炎主这么一问,天舟瞪了炎主一眼,抬手将结界关闭。

结界关闭之后,云凰和帝墨尘这才朝着天宿的身体走去。

“他……”天舟看到帝墨尘也走了过去,有些担心。

“没事。”炎主没等天舟的话说完,直接截断:“魔神大人还不至于在这个时候要你儿子的命。”

这事,天舟心没把握。

毕竟帝墨尘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有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