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体育的镜头在派崔克把克里斯汀抱住,克里斯汀回头笑着推开他之后切到了天空体育在老特拉福德的直播包厢。

  包厢里除了亨利、内维尔、卡拉格几位嘉宾之外,还有主持人大卫-琼斯。

  透过他们身后的玻璃能看到人群散去之后的梦剧场,红色看台上已经空无一人,而翠绿的草地上零散着好几个草坪管理员正在进行赛后的草坪修复。

  比赛后的宁静总是喜悦与萧索掺杂。

  蒂埃里-亨利的笑声很爽朗,他说道:“他们……的确很亲密。而今天他们又一起在老特拉福德击败了何塞的球队。我确信他们会有一个美妙的夜晚。”

  亨利说完,才发觉自己这句话有点古怪,事实上,他并不是在故意暗示什么。只是他不知道,已经有正在看直播的网友迅速截了图放到了推特上——他“诡异”的笑容和他的那句话。

  【亨利看上去就像知道点什么。】

  【他们会有一个美妙的夜晚……我一开始没有多想,你们这帮家伙!】

  【派崔克今天打满全场,或许不会那么“美妙”。】

  ……

  诸如此类的调侃已经越来越多了。

  其实亨利自己的心情也很不错。作为一名阿森纳名宿不会不乐于看到曼联主场1:3输给一支新贵。或许同样乐于看到曼联输球的还有利物浦名宿杰米-卡拉格。

   美丽公主

  他接着亨利的话说道:“上个赛季克里斯汀的球队两度平了何塞的曼联,而这个赛季这两支球队的第一次较量,克里斯汀赢了,这可是在老特拉福德。我不能说我不惊讶。”

  卡拉格说完似笑非笑地看向另一位嘉宾——曼联名宿加里-内维尔。

  内维尔耸着肩:“我必须得说克里斯汀的球队是表现的更好的那支球队。或许天气也让曼联在这场比赛里举步维艰。”

  亨利微微垂着眼,淡定地说:“我想更习惯曼彻斯特这鬼天气的不应该是主队吗?”

  卡拉格听罢静悄悄地看了亨利一眼,又看向了内维尔,脸上的表情很有趣。

  内维尔仿佛没有看到两位同僚的表情,继续补充:“这支曼联虽然不是一支以传控打法为主的球队,但是球队里技术很好的球员很多,下半场的大雨影响了他们的出球能力。”

  极其短暂的静默之后,进入了广告时间。

  很快广告回来,直接就是克里斯汀-陆的赛后采访。

  她拨了拨被雨淋的湿漉漉的头发,说道:“这是一场很妙的比赛。我们在上半场就进了个球,那很艰难,因为曼联的防守很严密。下半场我们努力创造机会,我们比曼联更主动的进攻,我们如愿以偿收获了另外两个进球。我们的新援表现的很棒!我想恭喜霍埃尔(坎贝尔)和阿尔特姆(久巴)还有蒂莫西(门萨),他们三个人的精彩进球帮助我们赢下了比赛。当然,其他所有球员的表现都很好。”

  记者说道:“派崔克这场比赛没有进球,克里斯汀,你怎么评价他这场比赛的表现?”

  “是的,派特这场比赛没有进球。但是他的表现仍旧非常耀眼,噢,他拿球的时候我甚至能听到曼联球迷为他鼓掌。我印象中,曼联球迷只为罗纳尔多(大罗)这么干过。派特的价值不仅是在进球上,他的组织能力,对对方防守阵型的破坏对球队都很重要。”

  “祝贺你,克里斯汀,你们依旧在榜首。”

  她笑的很灿烂:“谢谢。”

  然后是何塞-穆里尼奥的采访。

  曼联主帅表示:“我不能说我对这场比赛的结果满意。我们可以做的更好。我很理解我们的球迷最后失望地离开。”

  “何塞,你怎么评价这场比赛曼联球员的表现?”

  “我们犯了一些错误,做了一些错误的决定。球员们肯定不在最好的状态,这有目共睹。QPR是一个难办的对手,我们应该把他们当曼城、切尔西这样的球队对待。”

  “这是曼联这个赛季的第一场输球……”

  “是的,但是赛季还很漫长。在英超,每支球队或早或晚都要面对这个。”葡萄牙人的采访到这里结束了。

  在球员采访中,QPR三个进球的球员久巴-阿尔特姆、蒂莫西-福苏-门萨和霍埃尔-坎贝尔站到了镜头前。

  俄国人的英语糟糕透了,他基本上翻来覆去只说了两句话:“I’m happy. All good.’”

  而门萨和坎贝尔都兴奋地表示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赢下曼联激动不已。

  曼联那边接受采访的博格巴和伊布都比较失望,说的不多。

  画面匆匆切回了天空体育在老特拉福德的直播包厢。

  嘉宾们开始分析这场比赛。

  内维尔和卡拉格这一回表达了一个一致的观点:尽管派崔克这场没有进球,但是他仍旧是全场发挥最好的球员。而且,前两个进球都跟他关系紧密。第一个进球是他撕破曼联防线后为队友创造了射门机会,而下半场的第一个进球——

  克里斯汀在下半时的比赛当中有意利用边路,如果不是派崔克在中路吸引对方的防守,约翰-奥康纳的传中空间不会那么大。

  英式足球一向有利用球场宽度的传统,但是当英超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很多球队越来越擅长在禁区摆出双层大巴,简单的传中打法并不那么容易奏效,需要辅以一些细节和策略。中路带动边路是最好的方式。

  瓜迪奥拉的球队也会打传中,而加泰罗尼亚人正是擅长用中路的人员来引发边路的攻势。

  从这一点上,克里斯汀在下半场的思路和瓜迪奥拉在曼城某些时候的打法是类似的。

  节目最后,他们调笑着不知道克里斯汀稍后是否会跟心情不会太愉悦的何塞干杯。

  ****

  陆灵接受完电视采访回了更衣室。更衣室里一片闹腾,音乐声很大,没有一个球员是不光着的。

  “你们的表现令人难以置信!”她感叹着。她进来时声响不大,说这话时声音也不大,甚至很多球员直到她话落音都没反应过来主帅已经站在那里了。

  伊恩正准备喊一声,几乎是顷刻之间,所有人都看到了主教练,而且立马安静了下来,更衣室里只剩下音乐声,是约翰的手机,他连忙关了。

  陆灵点了下头,极度满意。这的确是她的蓝白军团。

  “很好。你们记住现在这种感觉,如果你想一遍又一遍的回味这种感觉,那是错的。因为很快,我们就会再来一次,接着再来一次,你无须回味,只要我们继续赢球,这种感觉就不会走。记住我说的这些话。现在,赶紧去洗澡吧……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们都臭了!”

  她说完转身跟教练组的成员握了握手,交谈了几句。临出门,她想到了什么,把派崔克给叫了过来。

  他只穿着内裤站在她面前。而他们前面人来人往。

  这是真的有点尴尬。

  “谁让你把球裤也脱了。”她低声道。

  “Baby,我正要去淋浴,你不是说我们都臭了吗?”

  “在更衣室里不可以这么叫我。”

  他耸了下肩,“什么事?老板。”他故意加了这个称谓。

  陆灵笑了出来。只是他这样站在她面前……她抿了抿唇,把目光转到别处,“你刚才从背后抱我,那样真的好吗?”

  “凯尔那个事情以后,我想了想,我觉得你说得对,我们很亲密,所有人都知道。既然这样,太小心翼翼不是更奇怪?再说了,哪个主教练不和自己的球员有亲密的肢体接触。”

  她想想也是,点了下头,“好的,我知道了。去淋浴吧,晚些时候见。”

  他却不走,看着她笑的有点暧昧,“而且,我就是想那么干……”

  “Go!”她伸手准备推他,又连忙收回了手,这家伙全身都是汗,还是算了。

  他笑着转身去了淋浴间。

  等陆灵转身准备往外走时,瞥到了內德姆的目光,她总会忘记这位这个赛季不太上场的队长也知道一点她跟派特的事情……

  ****

  陆灵在新闻发布会室外没有撞上何塞,她听说他刚走。她在心里琢磨,还会有好酒等着自己吗?她真正在意的当然不是这个。

  她知道,如果是尼克会非常乐意看到此时何塞的表情,她甚至可以想象西班牙人噙着笑意什么都不说只是盯着何塞的模样。

  而她当然不像两年前那样,想要得到葡萄牙人的赞赏,她只是很好奇何塞这场输给自己以后到底会有何种反应。

  这似乎,跟尼克可能会有的心态还是类似的。不过,她不会奉上那种微笑就是了。

  她在发布会上依旧赞扬了三个进球的球员和没有进球的派崔克。

  有时候,媒体并不是真的那么蠢,但是他们为了吸引眼球会干出比他们实质上蠢得多的事情。

  比如派崔克这样的球员,如果一场不进球,大家就会把眼睛盯紧他。

  当然,因为他是英格兰人,媒体又会千方百计地从别处夸赞他。

  这看上去是悖论,但是真实存在。这一点,曼联队中的鲁尼再清楚不过。

  她想,所幸派特是个抗压能力很强的家伙。

  陆灵从发布会现场出来,在快回到老特拉福德客队更衣室的时候,遇到了何塞。

  “你有兴趣喝一杯吗?”葡萄牙人微皱着眉问道。

  “乐意至极。”她露出微笑,没有趾高气扬。她能看出他是诚意邀请,尽管表现的有些别扭。

  “但是,请等一下,何塞。”她说着拉了一个正在客队更衣室门口的队医说了两句。她只是想让他告诉提姆和球员们一声,她去喝杯好酒了。稍后会跟他们一起登上回伦敦的大巴。

  ****

  派崔克淋完浴没有马上换衣服,他裹着条浴巾坐在自己的更衣柜前。头发还在往下滴水,他没管它。

  他还记得第一次坐在这间更衣室里的感觉。

  那时候,QPR还是一支英冠球队。QPR的主帅是尼古拉斯-弗洛雷斯,曼联的主帅则是路易-范加尔,他的女友是艾比-罗伯茨。

  缇娜则坐在西班牙人身侧,是他的助手。那个时候,缇娜就很喜欢那个人吧。

  那是2016年初,足总杯的第三轮。他踢得很好,过人如麻,制造了个点球,跟阿什利-杨冲突吃到职业生涯第一张黄牌,最后时刻球队被马夏尔绝杀。

  鲁尼跟他交换球衣,现场球迷希望他加盟红魔,范加尔赞扬他像罗本,但他的心情因为输球而糟糕透顶。

  派崔克-安柏这个名字从那场比赛开始逐渐响彻英伦,并传遍世界。

  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其实也就一年多前,准确地说,是一年零八个月。

  而一年零八个月以后,QPR在这里3:1战胜了何塞-穆里尼奥的红魔,依旧在英超积分榜的第一位。

  QPR的现任主教练叫做克里斯汀-陆——

  也是他的姑娘。

  他有点恍惚,但是是好的恍惚。

  汉斯已经换好衣服,起身准备离开。正好阿尔特姆-久巴裸着上身从浴室出来。

  两个大个子都顿了顿。

  更衣室里还很闹腾,音乐声有点杂乱。子翔和莱昂正在那里“斗舞”,有人在给他们录像。估计用不了多久,这段更衣室的舞蹈秀就会出现在Instagram了。

  汉斯盯着阿尔特姆:“你没踢几分钟,洗澡倒用的时间不少。”

  俄罗斯人皱皱眉,应该没听懂。但他突然微微咧嘴,“Good...pass.”

  汉斯看着他,嘴角上弯。

  然后,两个人都伸出了巨大的手掌,拍了一下。

  派崔克刚回过神来,抬头看到这一幕,觉得好笑。至少,缇娜不用担心这两个家伙了。

  提姆不仅看到了汉斯和阿尔特姆击掌,还听到了这两个人对话。这两个人年龄相差十岁,看上去,阿尔特姆有点把汉斯当小孩子,但是估计在汉斯眼里,根本没有这个年龄差的概念。

  克里斯汀应该在跟何塞共饮,她若是看到,肯定会告诉她,省去她不少口舌。虽然她从来都是伶牙俐齿的。助教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