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么又走了?”桑果看着赫连九霄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赫连九霄捏着手里的信,鬼知道他怎么又走了,但是当然不能这么跟桑果说,“由着他吧,不然还能怎么样?”

赫连九霄的语气里透着深深地无奈,是真的无奈,面对一个已经成人的弟弟,他能说什么呢?

桑果微微点头,看着春意渐浓的西北,也不再只有黄土和黄沙了,这些天将士们吃了酸果后,病情基本上都好了,桑果也算是误打误撞,这样也可以回去跟百姓们交差了,而带来的书信已经发放了出去,将士们再度麻烦桑果把新写的家书给带回去。

桑果当然不会拒绝,因为赫连九霄亲临,将士们那么可怕的病情都被桑果治好了,士气大增,又破了两座城,端木磊在前方坐镇,鼻子都快气歪了。

“咱们什么时候动身回京?”赫连九霄问道。

“都行啊,我听你的!”

“那就明天吧。”

“好!”

叶歆竹知道桑果要走的消息后,有些不舍,紧紧的拉着桑果的手,“果儿姐姐,你跟皇上大婚,我可能回不去了,在这里也没什么可送你的,就祝你们白头偕老吧。”

桑果拍了拍她的手,言行书私下里找过她,让她把叶歆竹给劝回去,这里太危险了,“谢谢,竹儿,真的不跟我回去吗?”

叶歆竹摇摇头,“不回去,表哥什么时候回去,我就什么时候回去,这仗看来还要几个月,到时候我的小外甥都该出生了。”

校园美女眉目如画白裙飘飘

如果不是急着回去大婚,桑果还真想在西北看看不同的风光,这些可都是原生态,没有被破坏,比现在的旅游一到了景点看的全是人脑袋强太多了。

赫连九霄看出了她的不舍来,“等以后,我带你来走走!”

知她者阿九也,桑果轻笑着点头。

桑果跟赫连九霄离开的时候,大军的将士们欢送,人已经到了几里外了,还能听到将士们的欢呼声,什么祝皇上和皇后百年好合的话,桑果窝在赫连九霄的怀里,觉得跟做梦似的。

“表哥,回去吧,人已经走远了。”叶歆竹看着言行书落寞的背影,心里酸酸的,这种感觉她深有体会。

“恩,回去吧,竹儿,你说我能不能在七天之内攻下西羽三座城?”言行书笑着道。

“表哥?你要做什么?”

“给果儿些贺礼,如今我们也算是她的娘家人了,帝后大婚,我送上三座城池,可好?”

叶歆竹知道,不知这这样,帝后原本的大婚被推迟到了一个月之后,而七天攻下三座城池,表哥是想要回京参见封后大典才是。

“表哥,我虽然不懂兵法,但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叶歆竹劝道。

言行书拍了拍她的肩膀,“如今将士们士气高涨,要乘胜追击才是,若我告诉将士们七天内攻下三座城池便可以凯旋而归参加封后大典,让牠们看看他们最敬仰最爱戴的桑果姑娘成为这世上最最贵的女人,他们会愿意的。”

“表哥……”叶歆竹看着那个强笑出来的落寞男子,痛的无法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