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修原本以为沐长安遭绑架,只是山贼想要钱而已,万万没想到背后还有主使之人,不由的问道:“是什么人指使的?”

   沐长安摇头:“他没有说是谁。”

   沐修于是转头问道:“说,是什么人让你绑架我儿子的?”

   那大当家虽然是山贼,倒还讲三分的义气,他拿了凌氏的钱,自然不能将他出卖,于是紧闭着嘴,并不说话。

   这匪首不说话,萧齐不由的皱紧了眉头。

   一个活人不开口,萧齐有的是办法对付他。

   只是,眼下是当着沐修跟喜乐的面儿,萧齐不能就这么直接下手。

   主要是,怕吓到喜乐。

   萧齐想了一下,对喜乐跟沐修说道:

   “伯父,喜乐,这会儿天气很热,长安被捆了许久肯定又累又饿,这里离萧侯府的别院不远,不如我们先下山,去别院,慢慢审?”

   沐修也担心想沐长安的身体,听了萧齐的建议,点点头:“好,齐儿,就听你的安排。”

   对这个未来的女婿,沐修是极其的信任。

   午后私房诱惑

   喜乐其实也明白萧齐的用意,知道他是想要用刑,但是,得避讳一些。

   喜乐也不是心慈手软的主,况且,这个贼人绑架她弟弟,没准拿了钱还会撕票,所以,根本就用不着跟他客客气气的!

   一行人商量好了,正准备动身下山。

   这时候,军队里突然冲出一个人,挥着大刀就朝那贼首的脑袋砍去:

   “你这贼人,竟然敢绑架我们世子爷,看我不杀了你!”

   众人不由的一惊。

   要知道,军人是最懂纪律的,上级的命令,就是铁律,所以大家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一个兵会冲出来杀掉匪首给沐长安出气!

   这事儿,有猫腻!

   眼见着那士兵要挥刀朝贼首的脑袋砍下,萧齐眼疾手快,一挥衣袖,内力催出的掌风直逼那士兵的背后。

   士兵只觉得浑身一阵发麻,手上半点力气都没有了,大刀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腿也发软,站不稳跪了下去。

   沐修还是第一次见到萧齐出手,他万万都没想到,萧齐的武功造诣竟然如此之深,只凭掌气就可以伤人。

   那士兵被萧齐用真气点了穴道,这会儿躺在地上,动不了,莫矢早派人上前把他给捆了起来。

   喜乐早就看明白了,这士兵,绝对不是要替沐长安出气的!

   他肯定是要杀了贼首灭口的!

   可是,一个个普普通通的士兵,为什么会这么做?

   领兵的秦明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儿,他连忙上前来查看。

   骑兵营里的士兵,是秦明个个亲自挑选的,可是,眼前的这位,他根本就不认得。

   秦明连忙扭头跟沐修萧齐汇报:“国公爷,侯爷,这人,不是我们的人!应该是从外面混进来的!”

   喜乐心里一惊,她知道这骑兵营的厉害,这些人都是沐国公府的亲兵,沐修征战漠北的时候,这些骑兵是负责保卫沐修的安全的。

   由秦明负责的铁桶一般的骑兵营,竟然混进杂人了!

   看来,这幕后主使之人,还是有些本事的!

   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