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母亲想的多,她如是安抚了一句:“妈,你放心吧,我在穆家过的挺好的。”

   “他们都对你好么?”王曼青根本不放心,也不相信自己的女儿能在那种大家庭里过得好。

   “挺好的,老爷子和老夫人都还算和善,穆泽洋的母亲虽然嘴巴欠一点但我跟他没有多大交集。”

   “穆希辰呢?他对你好么?”王曼青最关心的是穆希辰对她好不好,毕竟穆希辰是她嫁的男人,也是她后半辈子要依靠的男人。

   林思绾想了想,微微笑了:“挺好的。”

   没错,她已经很满足了,也没想到穆希辰是那样优秀的一个人。

   不但长的帅,人看起来也很有涵养,身上完全没有其他有钱少爷身上的那种浮夸和傲娇。虽然性格冷酷霸道,总给人一副冷冰冰的感觉,可她却隐约可以感觉到他的心是暖的。

   不然他不会让她睡他的床,更不会因为她害怕就把顾小姐的画像拿掉。

   看着女儿提到穆希辰时唇角不自觉展露出的浅笑,王曼青终于稍稍松了口气,很过很快又再度担忧起来,道:“子晴现在怀孕了,怕是很快就会嫁入穆家,到时你俩再次住到同一样屋檐下,肯定少不了争端的吧。”

   “妈,你放心吧,我没那么软弱。”林思绾安抚道。

   “那可不一定,她嫁进去之后就是穆家未来女主人了,肚子里又怀着穆家的小曾孙,你无论从哪一方面都比不过她的啊。”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没那么夸张的宅斗啦。”

   青春少女活力俏皮美美生活照

   “我只是担心子晴她欺负你。”

   “不会的,放心吧。”

   虽然她一遍又一遍地让王曼青放心,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怎么可能放心得下来啊!

   “妈,你呢,最近还好么?奶奶她们是不是一天到晚都在为难你?”林思绾觉得自己这个问题根本就是在明知故问。

   母亲在这个家里有多受气她又怎会不知道,又怎么可能会在她离开后突然对母亲态度好转?只怕不但没有好转,还因为之前她的原因更加讨厌母亲了吧?不然怎么会连做饭阿姨都辞掉了。

   可是向来报喜不报忧的王曼青却摇头,安抚道:“一切都蛮好的,你放心吧。”

   “那就好。”林思绾忍着泪点了点头。

   从二楼下去的时候,林思绾看到林子晴依旧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手里还拿着一只冰淇淋在吃。

   林子晴依旧只是凉凉地瞥了她一眼,语气不善道:“什么东西大包小包的就往外搬?嫌我们林家东西多是吧?”

   林思绾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瞅着她吐出一句:“我这才回来不到两个小时呢,姐姐就吃了荔枝和冰淇淋,肚子里的孩子能受得了么?”

   她这话一出,林子晴果然脸色变了一变,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要你管!”

   “当然不用我们管,我只不过是好心提醒姐姐一句,怀孕头三个月可是危险期,小心保护这个孩子,毕竟姐姐还指着他嫁入穆家呢。”她将林子晴从上到下地扫视了一遍,指甲盖上的大红色寇丹,脸上的妆容,还有身上紧身的牛仔裤,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怀了孕的女人。

   不过她并没有将心底的疑惑说出口,反正这事与她无关。

   “笑话,我想嫁入穆家需要靠肚子里的孩子么?”林子晴死要面子地大笑一声:“你又不是没见识过穆泽洋他有多爱我,他巴不得马上能把我娶回穆家去呢。”

   “那就恭喜姐姐了,遇到一个这么好的男人。”林思绾担心老太太又会责备自己欺负孕妇,说出这么一句后立马迈开步伐快步往大门口走去。

   看着林思绾离去的背影,林子晴突然想起那天在生日宴里丢的脸,还有她那位帅气的老公,心里就越想越憋屈,越想越气愤。

   她恨恨地将冰淇淋扔进一旁的垃圾桶,用纸巾擦了擦手后,拿起电话便拨能了穆泽洋的号码。

   此时穆泽洋刚陪完客户回家,心情有些烦闷,语气也不是那么的温柔:“怎么了?”

   “泽洋,你知道刚刚谁到林家来了么?”

   “谁啊?”穆泽洋并没有多感兴趣,边开车边敷衍地问了一句。

   林子晴愤愤地撒起了娇:“就是那个林思绾,她居然一听说我怀孕就咒我流产,还说你不是真心喜欢我的,如果没有这个孩子你肯定不会娶我。太可恶了,我肚子都被她气疼了。”

   穆泽洋果然眉头一皱,语气冷了下来:“她好好的为什么要咒你流产?”

   “那还用说,就是不想我们的孩子活下来呗,你都不知道她刚刚听到奶奶说我怀孕的时候,整张脸的颜色都变了,好像我不应该比她先怀孕似的。”林子晴越说越气愤:“然后就开始故意气我,说一些难听的话来刺激我,目的就是想直接把我气流产,那样她就可以安心了。”

   林子晴说起谎来,倒是顺溜得很,穆泽洋连半点怀疑都没有,反面关切地安抚道:“你现在怎么样?还好么?”

   “刚刚肚子疼了一下,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需不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了。”林子晴一听说去医院,立马拒绝道:“我休息一下就好。”

   “那你好好休息,别太把林思绾的话放在心里。”

   “我也不想把她的话放在心里啊,可她那么盼着我们的孩子死,我怎么可能不生气,孩子还这么小……。”

   “好了好了,只要你自己好好的,她再怎么盼也没用。”穆泽洋道:“你好好休息吧,我在开车。”

   “嗯,你开车小心点。”

   ***

   林思绾从林家离开后,便直接回了穆宅。

   一楼客厅没有人,大概都各自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她轻手轻脚地往楼上走去,却在打开自己卧室门锁的时候被随后回来的穆泽洋唤住。

   身体僵了一僵,林思绾首先想到的便是那天晚上自己失态闯入他卧室的场景,心里不无尴尬地转过头去望着他:“有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