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顾铖和颜寒没有注意到安然的脸色,好死不死地迎了上来,想要跟她解释之前的事情。

“安然,”顾铖低着头小声地开口,“我有事想跟你说。”

安然没有理会他,绕过两人,回到座位上重重地坐下。顾铖见她没有说话,误以为是默认了自己的行为,于是壮着胆子跟过去,将所有的事情跟安然解释了一遍。

安然此刻正在气头上,听到顾铖的这一番话,非但没有缓和,而是更加生气了些:“班长大人,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没这么多闲工夫陪你玩!”

“我没有在玩,”顾铖急急争辩,“我说得都是真的,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

“是啊,安然,你能不能,看在顾铖这么有诚意道歉的份上,原谅他?”颜寒也在一边帮忙劝着,“这件事他也是为了维护你,不得已而为之嘛!”

“诚意?!”安然冷笑一声,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之前一句话不说就甩了我,现在又来求我原谅?当我是什么?呼之即来挥之则去?!对不起,我没这么贱!”

“不是的安然……”顾铖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哭腔,“我知道,先前不该自作主张,答应他们那样无理的要求。更不该二话不说就跟你分手,还那样对你。可是,我真的是有苦衷的,我……”

“好了!闭嘴吧!”安然不耐烦地打断了他,随即轻笑了两声,“赫!我明白了……不愧是母子俩,真是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安然神色清冷地死死盯住顾铖:“刚才是顾主任,现在又是你。真是好啊!要不要我给你们母子俩鼓鼓掌?!都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

安然顿了顿,“为了让我答应那件事,顾主任是鬼话连篇,我以为已经是丑态毕露了,没想到啊!你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为了达到目的,编出这样的故事来!娃娃亲?做戏是为了我好?”

说到动情处,安然不禁爆起了粗口:“去他妈的吧!少编瞎话糊弄我!回去告诉你妈,让她不必费尽心思了,我是不会答应的!”说完随手推开了两人,跑出了教室……

文艺范美女白色长裙弹奏吉他户外烂漫写真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