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东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董事长,你那个天才儿子唐宋绑架了一名人质,把人家都要掐死了,还说要同归于尽。董事长,这可让我咋办啊?”

一旁的几个男保镖过来劝李东,李东赌气骂道:“你们几个都滚远点,一个个都是笨蛋,抓一个男人,居然让我一个女人动手,你们都是白痴啊?”

唐森林听到李东的汇报,觉得大事不好,他急忙吩咐道:“李东,听我说,你告诉唐宋,让他冷静,先放了人质,千万不能冲动啊。他还年轻,不能拿青春做赌注。”

李东回头看着唐宋叫道:“唐宋,你这个王八蛋,董事长说了,让你放了人质,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不管你了,我可不想你死了,拉我做垫背的,大不了,我现在辞职,不给你们唐家干了。”

李东说完,对着手机说道:“董事长,我辞职回家。”说完就挂断电话。

小警察此时已经报了警,不一会儿,就有十几个警察包围了唐宋所在地。

唐宋发现事情闹大了,气得冲着李东吼道:“你给我听着,是你逼我的,你想辞职,逃脱干系,没门!”

李东气得回头跺脚道:“唐宋,你太过分了,我不过是服从命令而已,我又没有叫你害人。”

唐宋歪曲道:“是你追打我,恐吓我,我怎么能不害怕?我走到现在这步,都是你逼得,你别想逃脱罪责。”

李东气得叫道:“唐宋,你想怎么样?要我跟你同归于尽吗?”

唐宋极讨厌这个李东,虽然人长得好看,可是没有女人味,整天像个老爷们,不是打就是杀,让她陪葬,简直是辱没了神灵。

唐宋看着警察把自己包围,害怕起来。他经常看新闻,有劫匪绑架人质,在解救无效的情况下,武警就会果断击毙劫匪。唐宋本来是与伍月使用苦肉计,如果被警察当真,万一被一枪击毙,自己这一生就白活了。

珮珮FANNA居家服写真图片

怎么办?

李东的电话又响了,她接听,里面传来唐夫人的声音:“李东,你要安静,什么事情回来再说,当务之急是不能让唐宋和人质有任何危险,他提的要求尽量满足他。“

“好的,我知道了夫人。”李东挂断电话。

警察把唐宋包围了,唐宋的心急剧地跳着。他想投降,可是这样一来,自己在李东面前也太没面子了,不投降,万一哪个手欠的警察开了枪……唐宋不敢想了,有点后悔,他开始想念家里,想念爹娘,还有一群狐朋狗友。

警察的枪瞄准了唐宋。

李东看到这场面吓得要命,她急忙跑到指挥官面前说道:“警察同志,我向您澄清一件事情,这个劫匪啊,他其实不是劫匪,他没有做坏事。“

指挥官一听问道:“没做坏事,你为什么带人抓他?”

李东红着脸说道:“这是我们的家事,我们想自行解决,请你们千万不要开枪。”

指挥官一听严厉地批评道:“你们的家事,不在家处理好,跑到大街上扰乱社会治安,还直接威胁他人生命安全,这已经不是你们的家事了。”

李东不敢辩解。

指挥官继续说道:“你们的行为侵犯了他人生命安全,如果劫匪不肯放人,执意顽抗,我们将采取警告,必要时会果断采取行动,击毙犯罪分子。“

唐宋听到指挥官说的话,吓得浑身哆嗦,此时,伍月昏昏沉沉,她嘴唇颤抖着,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唐宋,我要不行了,快救救我吧。”

唐宋恼火地说道:“死丫头,都是你出的好主意,非要演什么劫持人质的损招,这下子,弄不好我就得挨枪子,你倒好,还跟我玩苦肉计。“

伍月的身子重重地倒进唐宋的怀里。

唐宋使劲扶住伍月道:“喂,别闹了好不好,都这个关头了,你就起来吧,我没有劫持你,你帮我跟警察说一声啊。”

唐宋想把伍月扶起来,可是伍月却失去了知觉。

唐宋一看伍月不像是开玩笑,他大声叫道:“伍月,伍月,你怎么啦,你醒醒啊,你可别吓唬我,我没有害你啊。”

伍月没有任何反应。唐宋体力不支,抱着伍月蹲在了地上。

指挥官一看劫匪蹲在地上,判断劫匪的心里防线已经崩溃,他一挥手,十几个警察一边用枪支掩护一边冲到了唐宋身边。

指挥官吼道:“别动,举起手来。“

唐宋此时已经顾不得害怕,他看着伍月昏迷不醒的样子,焦急地叫着:”伍月,伍月,你怎么了,别吓唬我,快睁开眼睛,这样躺着多难看啊,警察都看着你呢,而且都是男警察,你快起来。”

伍月好像听到了唐宋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唐宋,她伸手抓住唐宋的手,用极微弱的声音说道:“唐宋,我不想死,救我……”伍月眼里闪着泪花,然后又晕过去。

唐宋看着伍月犹如死人一般,他心口一阵疼痛,喊道:“快,快叫救护车!”

周围的人注视着唐宋和他怀里的女人。

唐宋抬起头吼道:“快叫救护车,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指挥官恍然惊醒,他吩咐道:“快叫救护车!”

有人联系救护车。

指挥官命令道:“把他铐上,带回警局!”

有人过来要给唐宋戴手铐。唐宋一阵恼火,他手一扬,那个拿手铐的警察就像棉花一样被甩了出去。

一个警察当时就把枪瞄准了唐宋喊道:“住手,不准袭警。”

唐宋扬起眉毛喝道:“你们不要血口喷人,我没有犯法,,为什么要抓我,我是正当防卫。”

指挥官指着唐宋道:“你态度好点,不要激化矛盾。我们会调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的。现在你要配合我们的工作。”

唐宋放下伍月,蹭一下站起来喝道:“闭嘴,你们将伍月吓坏了,她要是有什么闪失,我让你们都下岗!”

唐宋的情绪失控了。

小警察低声对指挥官说道:“大队长,这个人是唐氏集团的公子,局长叫我们一定要谨慎行事,唐氏集团可是掌控着我们市的主要经济命脉,如果得罪了他,恐怕我们恒江市的经济建设要受到影响,我们的未来也堪忧啊……”

指挥官一听,刚刚的火气退了下去,他和颜悦色地对唐宋说道:“唐公子是吧,我们刚刚是一场误会,你别介意,我看,事情也不像警员汇报的那样,不如你先跟这位李东女士回家,怎么样?”

唐宋鄙视地看了一眼指挥官说道:“怎么,你怕唐森林了是吗?看你向一个男人,怎么在富贵和权势面前居然变得这么卑躬屈膝啊?真是让我很失望很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