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可欣就这么拿着残破不堪的相机,垂头丧气的走出了相馆。

   回到屈家的时候,屈梓楠正在客厅慵懒的翻着报纸,江可欣睨了屈梓楠一眼,耳边又想起了屈夫人的话:“那好,明天一早,你就让她走,我再也不要看到她!不要脸的女人……”

   江可欣怕屈梓楠谈及此事,于是,埋着头迅速的绕过客厅,想要低调的逃离屈梓楠的注意力。

   “脚还疼吗?……要是疼,就叫司机开车带你去医院。”屈梓楠斜睨着江可欣道,这女人,是在躲他吗?

   江可欣对身后传来低魅的声音,愣了一愣,转过身去不自然的微笑道:“啊?不用了,今天好多了!”

   “昨晚……害你挨打了,抱歉”屈梓楠平淡的道。

   江可欣又是一愣,他在跟我道歉吗?怪别扭的,江可欣嘿嘿的一笑:“没关系,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手不自然的捂着昨晚被打到红肿的脸颊。

   屈梓楠睨着江可欣那副没出息的样子,完全与工作上强劲能干的她毫不相符,她是他请来的老师,不是这里的佣人,没必要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

   “你一定要装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有什么委屈,有什么不满,你大可以说出来,没必要憋在心里,这样会让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有心机,很阴险的女人……”屈梓楠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江可欣。

   江可欣黯然的点了点头:“知道了,少爷,那我先上去叫瑞瑞吃早餐了!”说完,转身往旋梯上走去。

   “噢,对了,屈少爷,这部相机昨天摔坏了,里面的相片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你认识的人多,看看能否帮我修好它,谢谢了……”江可欣将相机放在他跟前的桌子上,逃也似的离开了屈梓楠的视线。

   以他的能力,一定能修好的,一定可以的……只要能找到帮自己的理由,可是,他根本没理由帮自己,江可欣心里没底了。

   火车道旁穿校服的马尾少女甜美写真

   随后,瑞瑞在江可欣的监护下吃完了早餐,然后把瑞瑞带到他的房间,打开课本,正要给瑞瑞上课的时候,瑞瑞却仰着小脑袋,一脸神秘道:“老师,你先带我去一个地方,否则我就不上课了!”声音小的只有他们两个听到。

   “去哪里?”江可欣知道瑞瑞的性格,要是不答应他,今天的课时没法上了,于是,理所当然的问了。

   “去了你就知道了!”瑞瑞依旧一副很神秘的样子,傲慢的撇着小脸。

   江可欣想起昨晚的事情,就心有余悸,于是,一脸委屈道:“不行,要是走远了,老师又得挨打了……”

   瑞瑞拍着胸脯保证:“放心吧,不用出屈大门,大概五分钟就可以走到!”

   “这简单,走吧!”江可欣心想,肯定是瑞瑞起了玩心,想要到院子里采采花,捉捉蟋蟀……于是,便答应的很干脆了。

   瑞瑞贼笑道:“为了让你不被挨打,我们还是偷偷的去吧!”

   “那小少爷请带路吧!”江可欣弓着腰身,做出一副请的姿势。

   于是,瑞瑞便走着猫步的从后门溜了出去,江可欣也学着瑞瑞的样子,紧紧的跟在瑞瑞的后面,玩起了侦探和贼的游戏,觉得自己的模样滑稽又窘态,跟一个小孩子玩躲猫猫似的。

   不大一会儿,瑞瑞和江可欣便来到后院的一个小屋子前,门被一把锁给锁住了,江可欣仰着脑袋,打量着这个小屋子,简洁、阴凉、寂寥……

   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屈家族还有这么一个小屋子,怎么跟前院的房子没有一丝可比之处?

   瑞瑞伸手把钥匙递给了江可欣,小声指使道:“老师,快点把门打开。”

   “哦,瑞瑞,我们到后院来干嘛?”江可欣接过瑞瑞的钥匙,边皱眉用力开着已经生锈的锁,边诧异的问道。

   瑞瑞撇了江可欣一眼,不满道:“话太多是要被掌嘴的……”说完,小身子迅速溜进小屋子的门坎,探出个小脑袋命令着江可欣道:“不许动,乖乖在门口等我哦!”

   江可欣委屈的点了点头,叮嘱道:“哦,那你要快点出来喔!”

   “要是有人来,你就找个地方躲起来,嘻嘻……”瑞瑞贼笑了一声后,关紧了房门,江可欣只好欲言又止的打量着周围。

   奇怪?怎么来到这里就没有太阳了?刚刚还晒得她眯着双眼,江可欣重新打量着这座小屋子,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像是荒了已久的屋子,可看通往小屋子的这条路,明显常有人路过。

   瑞瑞到底进去做什么?这么神秘?这个小屋子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一阵冷风拂过,吹得两旁的大树哗哗响,江可欣不由的打了个冷颤,觉得这地方有些诡异,双手环胸的揉搓着发麻的手臂。

   大约十分钟之后,小屋子的门‘咯吱’一声开了,瑞瑞红着双眼走了出来,脸上明显悬着泪滴……可怕的,如同鬼片里的小血童。

   “瑞瑞,你怎么了?”江可欣惊愣住了,忙蹲下身去,抓着瑞瑞焦急的问着。

   瑞瑞只是无力的摇了摇头,拽着江可欣要走。

   才刚走几步,却被眼前这个高大冷魅的身影罩住了,诡异的神情如同嗜血的恶魔,丝毫不比瑞瑞的血瞳可怕,江可欣‘咯噔’一跳,愣了一愣,瑟缩的支吾道:“少……少爷。”

   “谁借你胆带着小少爷来这里的?”屈梓楠在她耳边低吼,声音如地狱传来的鬼魅,让人不寒而怵。

   瑞瑞知道这里是屈家族的禁地,擅闯禁地是要被赶出屈家门的,他目前还不想江可欣离开屈家,于是,嘟哝着小嘴解释道:“爹地,是我让老师陪我来的,我让她在门口等我……”

   屈梓楠睨着双眸“江小姐,要是你以后再敢带瑞瑞到这里来,给我立刻走人”

   原来这里是屈家族的禁地,江可欣依稀记得哪个下人叮嘱过她,那个院子的屋内,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住着什么人?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知道了,少爷”江可欣瑟缩的蠕动着双唇,小声的颔首应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