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就在家住一晚,明天我送她去孙家。”

李老根怕媳妇把村长得罪狠了,真被赶出靠山屯,急忙过去拉了她衣襟一下,对她使了个眼色,顺便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那……”

刘静云想说那也不行,看到村长愤怒的目光,好汉不吃眼前亏,和村长硬碰硬吃亏的只能是她。

硬生生的把话憋回去,心里却觉得不甘心,恶狠狠瞪着李思慧,等村长走了,看她怎么收拾她?

“什么明天就送回去?思慧想住到什么时候,就住到什么时候,这是她的家,不是还姓李吗?李老根,我告诉你,别娶了后媳妇,就欺负前房的孩子,有个当爹的样。”

赵耀祖看到刘静云不情不愿的样子就来气,再看到她用眼睛剜李思慧,就更生气了,对着李老根一瞪眼睛,帮着李思慧做了把主。

刘静云拧着眉心垂下头,虽然嘴上没说话,但是心里就卯足了劲儿,李思慧想赖在家里没门。

村长说的清楚,只要那个死丫头自己想走,那就不关她的事了,想到这里,她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笑容。

态度良好的对着村长猛点头“是,是,思慧愿意住多久随她。”

李思慧眉梢挑起,冷笑看着刘静云,前倨后恭,事出反常必有妖,估计是卯足劲要收拾自己吧?

在原主的记忆中,刘静云这个后妈,最会的就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别人若是说她虐待思慧,她就拿她的体重说话:“见谁受气有这么胖的吗?”

森女系妹子吊带碎花群手持单反文艺写真图片

李老根见媳妇答应了,悬着的心才算是落下来,对着村长点头鞠躬赔笑脸:“我们一定听村长的话,孩她妈,快点,给村长烧点热水喝,这身上都被雨浇透了,喝点热水暖暖。”

“不用了,给思慧和建国烧点水,没看孩子冷的浑身发抖吗?”

赵耀祖大手一挥拒绝了,皱眉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李建国,和面色苍白,摇摇欲坠的李思慧,命令刘静云给两个孩子烧水。

至于他,一个壮汉,这点冷还受的住。

事情办完了,他也就没必要留在李家,二话没说,转身就朝门外走去,倾盆的大雨,也阻挡不住他回家的脚步。

“村长,没事来坐啊!”

刘静云追到门口热情的喊了一句,实在是村长刚才的话把她震慑住了,不溜须好了,再真把她们娘三赶出靠山屯。

眼看着赵耀祖头也不回的走了,她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

“咣当。”一声,把门插死,转身抓起地上的烧火棍,咬牙切齿的照着李思慧劈头盖脸的打下去。

心里想的是这个克父克母的克星,还敢回来,真以为有村长给你撑腰我就不敢打你?

嘴里喊的却是“哪里来的鬼魂缠着我家思慧?赶紧滚蛋,当家的,这不是思慧,是有鬼怪借着她的身体作怪,往死里打,才能把鬼怪打走。”

李思慧讥讽的看着她,心里明白,这歹毒的女人是没安好心,想把她打的不敢住在娘家。

但是她说的是真相,她的确不是原主李思慧。

也正因为她不是原主,自然不可能老实的被她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