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言素悠总算是得了空闲,不是她笨,实在是她没想都凌王府为了得到叶家的帮助,居然敢打叶歆竹的主意,这会儿桑果状似不经意的问了封陌尘一句,“歆竹怎么还没回来?”

封陌尘也意识到了,歆竹那丫头去了老半天,而且凌越好像也不在这里,言行书走的是时候可不光交代了要照顾桑果,还有那个傻丫头叶歆竹呢,他们这般年纪的的都知道凌越这小子阴的狠,可被趁机把歆竹丫头给骗了。

封陌尘猜到了桑果的意图,扯着嗓子道:“唉,歆竹丫头呢?上次不是说要跟我拼酒的吗?怎么还不来?”

什么拼酒,简直是胡说八道,桑果却笑了笑,见高位上坐着的言素悠神情凛然,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

凌王妃笑了笑,“陌尘,你是个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好跟女儿家拼酒呢,不过歆竹去了这么半天,是该叫她回来了,我还等着她给我唱一曲呢,这丫头的嗓子跟黄鹂似的。”

“你……去把二小姐跟叶小姐叫来,宴会快结束了,两个疯丫头还不知道回来。”

凌王妃一指身边的最为得力的丫鬟,那丫鬟眼神闪了一下,平静的离开宴席。

很快便去而复返,只是行色匆匆,像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似的。

“怎么了?歆竹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吧?”封陌尘急的想要站起来,却被桑果给按住了肩膀,“急什么,听那丫鬟好好说。”

言素悠见丫鬟脸色不对,厉声问道:“怎么了?歆竹呢?”

“回夫人,叶小姐……叶小姐她……”

“有什么就快说,吞吞吐吐的像什么样子!”凌王妃吼道,只是嘴角那抹笑容却一直未肯退去。

美女演驿夜的钢琴曲图片

“奴婢……奴婢不敢说,还请王妃夫人过去看看吧。”

“废物,叶夫人,咱们过去瞧瞧吧。”凌王妃此刻也装作一副慌张的样子,而凌水瑶却过来叫封陌尘,“陌尘哥哥,咱们也去瞧瞧吧。”

大胸脯还直往封陌尘的身上蹭,封陌尘嫌恶的躲开,不知道是谁教的她如此不自重,不自重的人,还希望别人能够多尊重她吗?

“桑果,走,跟我一起去看看!”封陌尘不忘叫上桑果。

“好啊!”桑果微笑着点头,好戏开始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叶小姐怎么了?”为了表示关心,凌王妃边走边问道。

言素悠攥紧了手,只是手心里一层一层的冒着冷汗,瞧丫鬟的样子,就知道,事情肯定不小,早知道就不该带歆竹过来,这丫头也怪,以往跟凌家的姐妹很不对付,对凌越也是讨厌至极,之前让她来凌家,她的嘴巴撅的老高,这次倒好,主动的央求着要来玩,说是家里面太闷了。

家里的确是太闷了,歆竹没有兄弟姐妹,只有书儿一个表兄,如今书儿还去了西北。

再多的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言素悠只觉得脚下如生风一般,走的比平时快了几倍不止,此刻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竹儿,竹儿一定不要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