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卫蔡师傅匆匆赶来要向端翌禀报时,正好看到端翌眉眼由紧绷到放至柔顺的一瞬间,蔡师傅顿时犹豫了一下,他晓得现在是王爷心情最好的时候。

正因为现在是王爷心情最好的时候。

王爷心情好的时候并不多!

这个消息,马上会打断王爷的好心情。

所以蔡师傅犹豫了。

但是一想到王爷的好心情,一切都是因为夜萤而起,而他带来的这个消息,却也与夜萤不无关系。

蔡师傅还是挤上前,附耳对端翌说了一番话。

“哦?”

端翌眉角一抬,虽然脸上还是没有表情变化,但是跟随端翌多年的蔡师傅还是能感觉到,端翌原来他能感觉到的愉悦的心情,果然立即消失了。

“接下来……”

蔡师傅正要进一步征询端翌的指令。

端翌却是手一挥道:

少女心爆棚可爱女生手捧白色气球游乐园写真

“走!”

蔡师傅心中一凛,没想到靖王爷一听到这件事,反应这么大,竟然立马决定亲自出马。

他不由地庆幸自已方才还是及时把这件禀报给了靖王爷。

否则,如有耽误,后果不堪设想。

端翌恋恋不舍地从人群中夜萤的身上收回了自已的视线,一整肃容,离开了人群。

蔡师傅微垂眸紧随其后。

靖王爷深情的目光,令人不敢直视呐!

夜萤虽然在人群里站着,隔着种种人墙,但其实,透过人体摇动的罅隙,她还是能感觉到端翌时不时瞄向她一眼那种滚烫的目光的。

不过,就在夜里正宣布揭牌仪式正式成立,于是四下里鞭炮齐鸣的时候,夜萤忽然感觉周围缺少了什么。

她回头一看,就见原来端翌站的地方,已经没有了他的踪影。

她顿时有些失落,再抬眼向四下里看去,都没有。

呃,跑哪去了?

还容不得夜萤找出端翌的去向,赵子获已经兴冲冲跑上来,对夜萤道:

“夜萤,你到处找什么呢?是找我吗?我在这呢。走,去参观一下学堂内部,听说夜里正让人抓紧重新粉饰了一番,最近祠堂门老关着,我的胃口都被吊足了。”

夜萤被赵子获这么一说,不由地“噗次”一声笑了,道:

“看你,还和小孩子一样,这么兴奋。”

“哎,你想想,若是小时候咱们村里有这样的学堂,我就不用到三清镇上去求学练武了,从小一直在学堂里读书,没准早就和你……”

赵子获说着说着,又要细说从前了。

夜萤赶紧正色道:

“打住,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场合!还说这样的话!”

赵子获的爹远远地看到儿子和夜萤站在一起,说得亲密无间,早就黑了脸。

但是碍于大庭广众之下,也不好发作。

不过,他凛厉地能杀死人的眼刀,夜萤却是接收到了。

赵子获回头一看,也黑了脸,心里直怪怨父亲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他低声对夜萤道:

“走,别理他,咱们参观学堂去。”

夜萤也想摆脱赵老爹那杀人的眼神,于是点点头,两个人信步往已经四门大开的祠堂走去。

这祠堂是个一进的院落,好就好在柳村地广人稀,因此当初建祠堂时,虽然只有一进,却圈了一个偌大的院子。

如今改做学堂,夜里正便着人将院子中间砌上一道隔断,将厅堂分为上厅堂和下厅堂。

上厅堂为男生学堂,下厅堂为女生学堂。

然后上下走廊原本宽大的走道都被摆上了书桌,地上铺了草席,学生们席地而座,就可以听先生讲课了。

而每一张书桌上,这时都已经摆了一套笔墨纸砚,夜里正介绍说这是镇上王财主送给每一位柳村学子的开学礼物,顿时把孩子和村民都乐坏了。

现在要集齐一套普通的笔墨纸砚至少要一两银子,王财主送的这套价值显然不止于此。

赵子获见此情形,更加羡慕了,连连“啧啧”出声。

边上有个村民见状,也叹了口气道:

“当年我和夜自清一起开蒙,不过我只读了一个月,就因为家里没钱,只好退学了。

当初若是村里有学堂,现在我早就考上秀才也说不定呢!”

“哎,老八啊,你就别叹气了,你儿子不是来学堂了吗?把希望放在他身上,以后你做状元他爹不也挺好的!”

有村民调侃。

“呵呵,也是!”

老八一想做状元爹的美好前景,便咧开嘴笑个不停。一边还鼓励自家那个肥肥白白、一只手拿着糖人直啃的小胖子,让他要好好读书。

“咱们这学堂够气派,今天开学仪式,声势也够大,以前听说的,镇上那几个有名的富户、还有督学都来了。

吴家村出了个进士是吧?可是他们村虽然有学堂,但是从没有听过开学仪式一说。”

有村民自豪地议论。

“我想他们就算办开学仪式,也请不到这么多厉害的场面人物。你看,督学大人在给我们学堂提字了,还有那边一些在提字的,听说都是左近有名的书法家、画家。”

村民们激动地围拢上去。

名人雅士书画应和,对他们来说,一向是离他们生活很遥远的事,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事,今天竟然也发生在他们的生活里。

这让柳村的村民感觉到,自已的村庄、自已这个人的骨子里,开始揉进了一些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书画氤氲,书香缭绕,他们,也能受到笔墨熏陶了。

从此,他们也是带点墨水的人了。

在学堂里,村民们从开始看热闹的高声喧哗,到后来慢慢地声调渐渐降了下去,他们好象也跟着笔走龙蛇的先生们,变得和他们一样儒雅斯文了。

献字献画的文人雅士们都挥豪泼就,写出来的字,柳村的村民虽然看不懂,但是大家一致都觉得写得很好,待这三两日装裱好后,挂在学堂里,整个学堂一定能被这文曲星们的光辉照耀着,激发孩子们的好学之心。

村民们朴拙却直白,正好说中了文人雅士们的痒处,平时他们这样书画往来,最多得几句佳作之类的评价,但村民们的评价,显然更让他们心花为之怒放。

这一天,柳村的春光如梦如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