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龙虎山就有吗?其实不算太远,只是我竟然没有听说过。”

夜萤一听一百里外的龙虎山就有,不由得微微吃惊。但随后一想,又哂笑了自已一番。

这是什么年代啊?超过二十公里信息就可能被完全封锁,别说一百里了,不是过去那个因为有了网络而成为地球村的时代了。

一百里,如若不是有心打听,在三清镇和柳村找不到知道的人也不奇怪。

“嗯,我是逃难经过时,在当地听村民说的,说那位炼丹大师年轻纪轻轻,但是炼丹开炉时,竟然引发冲天的火光,好象雷神下凡一般,有一次,把山头上的草坪都炸焦了。”

祥公子捡了些信报说与夜萤听。

他倒是想知道,夜萤要和炼丹师接触,有何目的?莫非,她也想炼制丹药?或者,她有什么神奇丹药的配方?

一想到夜萤和端翌的关系,祥公子不由地心内一跳。

会不会,夜萤手里掌握着什么端翌给她的丹方?延年益寿或者求子的药方?

要知道,现在整个大夏朝的皇室,都在担忧皇室子嗣单薄的问题。如若皇室继续以这样的面貌下去,怕是不用等北疆蛮子攻打进来,光是无后的问题就让他们自行灭亡了。

因此,其实这一代的皇室宗亲,有很大一部份精力,都花费在如何解决子嗣单薄的事情上来。

对于当下的皇室来说,这也是一件一等一的大事。

清纯长发美女在海边唯美写真

祥公子却不知道,夜萤不过是想借炼丹师的手,把炸药炼制出来罢了,这样以后开山整地也方便多了。

说起来,柳村地处山疙瘩角落,自古被称为地无三尺平,到处是山梁犄角,村民们原本居住就占据了村里最平坦的所在,如今多了那么多外来人口,根本就挤占不下了,没有平整的土地可以盖房屋了。

一听祥公子描述的“引发冲天火光”,夜萤不禁暗自惊喜,那不是什么天雷好不好?分明是炼丹炸炉了,估计也是和烈性的炸药有关系。

如果能把这名炼丹师吸引到柳村来,自已就能如虎添翼了。

“哦,祥公子有听说这位炼丹师的名号吗?”

夜萤见祥公子一脸若有所思,似乎知道些什么,便继续问道。

“哦,听说姓张,自称张天师,因此俗民们也这般唤他。”

祥公子道,倒是毫不犹豫地把这条信息告诉了夜萤。

嗯,有意思,莫非夜萤真的要去找张天师?

“祥公子,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当说不?”

夜萤突然道。

“但讲无妨。”

“我想请你近期有空,去把那张天师请来,我不方便出门,最近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忙得脱不开身,只能请你代劳了。而且你去过那里,找人应该比较方便。

自然,我会让村里人陪你去,不如叫赵大友陪你去如何?”

夜萤充满期待地美眸看着他,祥公子不禁心内一阵痒痒的,他笑道:

“这是小事,不用如此客气,以后夜姑娘觉得祥某有什么地方可用的,请尽管吩咐。

一百多里嘛,骑马来回三天加上办事也够了,我一个人单身前往就行,再带个人反而累赘。”

祥公子如此利落大方,夜萤不禁一阵惊喜道:

“那就多谢祥公子了。”

“唔,不谢,近期我择日出发吧。看得出来,这件事似乎对你十分重要?”

祥公子也趁着夜萤高兴,偷偷换了个称呼,把客气疏离的夜姑娘叫成了“你”。

夜萤并没有注意到祥公子这点小心机,当然,这也和她来自后世有莫大的关系,大家都是“你”来“我”去的。

“是很重要。那就有劳祥公子了。”

夜萤倒是没有想过要保密的事情,关键是她现在还不能确定张天师能不能协助她改良炸药,所以不便对祥公子细说。

但是祥公子却以他自已一贯的保密意识来衡量夜萤,因此觉得这是人家的机密,她不肯说就罢了,也不会苦苦追问。

因为人家不想说的事,一直追问也不会有效果,反而会引起夜萤的反感。

再说,也不急,张天师若是到了柳村,他肯定有办法知道夜萤让张天师来到底是做什么,所以他现在也不急着追问了。

两个人一路漫谈,短短其实不到半柱香的距离,竟然有这么大内容量的谈话,这让祥公子也觉得十分震惊。

后操场上,人影晃幢,是冬青和一个打下手的杂役,就听冬青道:

“可以开炉了。”

那杂役打开炉门,祥公子便闻到了一股烤面的香味。

不过,却和烤面饼的焦香不同,那香味里还带着甜丝丝的味道,特别好闻。

祥公子好奇上前,便看到眼前是一个砖砌的炉子,应该就是夜萤说的烤炉,此时下面的火已经撤了,炉门开着,冬青正用一个铁锹一样的长家伙从烤炉里拖出一个大铁盘,铁盘上散发着香气有长面食,估计就是他们说的面包了。

“祥公子,这就是烤面包了。”

“唔,看着造型就很特别,期待冬青的冰淇淋面包。”

祥公子笑笑道,收起一脸不曾相识的“土相”。呃,堂堂如他,竟然不知道烤炉,也不知道面包,似乎比眼前的乡下厨子还没见识。

见得到祥公子的认可,冬青不由展颜一笑,眼睛弯得象月亮,毕竟还是个少年,不是真正的“食神”大厨,还没有那么沉稳,乐呵呵地道:

“祥公子,那你到餐厅稍候,我马上送上面包冰淇淋大餐。”

祥公子来这里,为的就是参观烤面包炉,他笑道:

“我没想到烤面包炉这么简单,但是似乎烤出的面包很美味。夜姑娘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这面包炉,也是她做出来的吧?”

祥公子几乎已经确定,柳村其实和大夏朝的别的村子没有区别,但凡在柳村看到与众不同的东西,肯定和夜萤有关。

果然,冬青点了点头道:

“你真有眼光。我们夜姑娘心思灵巧,这面包炉虽然简单,但是却十分实用,除了烤面包,还能烤肉,做叉烧,各种用途,你要是长住柳村,以后就能慢慢品尝到这个烤炉做出来的各种美味了。”

“看来以后我有口福了。”

祥公子微微一笑,回眸看向夜萤,眼神里含义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