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锦煜想不明白,两个人经历了这么多事儿,还有什么是不能够明着说的,她这样子,只会让他担心的想东想西,胡乱猜测,“知了,告诉我,你到底看到了什么,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锦月手镯那么神奇,所以石头上面写着的话,她不想相信都困难,“小十,你别逼我,让我好好想想,行吗?”

  她的恳求,赫连锦煜不是不会心软,但是他更知道,若是此刻他心软了,那后果,一定不是他想要看到的,他伸出手,温热的大手捧着她的脸,深情的,迷惘的,不知所措的。

  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最后都化作一声叹息,“知了,你是在怕吗?还是因为之前的事儿,你在恨我?”

  他想不到别的答案了,她不说,他就只能靠猜测的。

  “没有,我已经不恨了!”她真的不恨了,知道是他后,那种恨就变成了庆幸,庆幸她把自己交给了心爱的男人,不是别人,恰好是他。

  赫连锦煜看着她的眉眼,湿热的吻随之落下,“知了,我记得你说过,你恨那个夺走你清白的人,她害你遭受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你若是不恨我,为什么记起所有的事儿后,却好像不那么爱我了呢?”

  “没有,我只是……只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夏知了想要躲避他的吻,但是因为她的抗拒,让赫连锦煜不快,所以他的吻也骤然间变得暴戾了起来,但是落在她的唇瓣上,却是缠绵的。

  他不想要伤着她,更不想把人推的更远。

  “如果不是因为恨我,那么告诉我,到底看到了什么,我是你的男人,是你一辈子的依靠,不管有什么难关,说出来,我会跟你一起闯。”

  男人的情话,信手拈来,夏知了毫无抵抗的能力,在心中铸建起的铜墙铁壁也在瞬间被他的情话攻破,他的吻还在继续,毫无章法,但是总能够达到他的目的。

  夏知了躲不开。

   扎两羊角辫天真无邪少女一脸纯真小清新写真

  “小十,我爱你,可是,我真的很怕!”夏知了的眼里流了下来,是咸的,带着悲伤的味道,赫连锦煜不喜欢这味道。

  他想要吻干她的泪水,但发现似乎没那么容易。

  不过他知道,她总算是扛不住了,愿意说出来了,于是他进一步的诱导着,“不怕,有我在,我会保护好你跟安安的,说出来,你到底在怕什么?”

  夏知了窝在他的怀里,低低的哭着,赫连锦煜没有去哄,因为他知道小女人需要发泄一下。

  等她哭完了,一切也就不用再猜测了。

  不过比他预料的还要早,夏知了哭着哭着,就想要倾诉了,“小十,我害怕会有报应落在你跟安安的头上,呜呜,我本该是死了的,不该还活着,可是遇到了你,我不舍得死,我想要跟你一起把安安养大,然后再生几个娃娃,可是我害怕,我真的害怕,你跟安安会不得善终。”

  “不得善终?”赫连锦煜眯着眼睛,冷光乍现,“你在石碑上看到的字是不得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