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唯一给小威廉上好药之后,想要留下来陪着他,但是却没有办法,只有跟着南宫少决离开。

一路上南宫少决看着苏唯一闷闷不乐,心事重重的样子。

猛地紧蹙眉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似乎在在担心她又会和自己闹什么小脾气。

顿了半晌,突然听到苏唯一低声唤道一声:“老公!”

听到她这唤道的语气,顿时南宫少决原本的紧张的心似乎缓和下来。

“怎么了?”问道着。

“……”

“老公我在想南宫老爷他真的是打算培养小威廉?还是只想要让小威廉在他手中牵制你?”

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一想到南宫老爷打小威廉的屁股,想象那场景,心底突然莫名有种暖心的感觉一样。

“不管他是什么目的?至少现在你小儿子不会有事?他很安全!”

一听这话,苏唯一倒是不高兴了,仰首瞪了他一眼嘟囔道:“什么叫我小儿子,就不是你儿子嘛?我总感觉你好像特别嫌弃小威廉一样!难道小威廉是我一个人生的?”

说着,南宫少决目光猛地一紧,随即忙的开口道:“我哪里敢嫌弃他?是他在嫌弃我好不好?”

绝色美女闺房私照_宅男的福气

“……”

“你明明就有!”

“……”

“你给我生的儿子我会嫌弃!他不嫌弃我,我就该谢天谢地。”

不知道怎的,苏唯一听到这句话莫名不禁想笑,双手紧紧的抱着南宫少决的手臂,仰首看着他笑的一脸甜蜜的样子。

南宫少决垂眸看着苏唯一没有再要和他闹小脾气的样子,顿时心底轻松一大截。

现在和苏唯一交流中真的需要好好考虑这句话该不该说出口。

南宫少决陪着苏唯一到了前院的廊道下散会儿步,回到卧室。

“老公你说的明天带我出去的!”

南宫少决褪掉苏唯一的大衣正侧身朝着浴室走去,蓦地顿住动作,回头看着她,“我当然知道!”

两人沐浴完,苏唯一靠在床上和南宫霖通了会儿电话。

随后靠在南宫少决怀里,看着电视,因为今天睡得太久,这会儿两人都没有睡意。

突然,苏唯一像是想到什么,扬起小脑袋看着南宫少决,开口道:“对了!老公!问你一件事情!”

南宫少决垂眸看着她,“什么事情?”

说着,只见苏唯一狡黠一笑问道:“老公小时候有没有被打过屁股!”

顿时,南宫少决目光不禁猛地一紧,像是很不愿意回答一样,“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

“……”

“就是想知道啊!我在想老公被打屁股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调皮一笑问道着。

却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眼底一闪而过的暗色,但是苏唯一并没有任何察觉。

“我就不知道你一天脑袋里没事一天究竟在乱想些什么?”没好气说着。

话落间,只听到苏唯一嘟囔哼了一声,扬声道:“就是因为一天又没什么事情,总要想些事情让自己开心开心嘛?”

“……”

“想我怎么被打就很开心?”很不好的语气。

说着,苏唯一推搡了他一下,嘟囔道:“哪里有嘛?就是想到今天小威廉都被南宫老爷打屁股,我在想老公小时候也是不是被南宫老爷打屁股呢?”

问道这话的时候,苏唯一像是完全没有回想起曾经的事情。

南宫少决就这样看着苏唯一,眼眸一沉,顿了几秒开口道:“他现在算是挨的轻的!所以你一天不要想着心疼我们的小儿子,你该想想怎么疼你老公?”

听到这话,苏唯一心底真的说不出的幸福感觉,白了他一眼,嘟囔道,“老公不都是疼老婆的嘛?”

“……”

“难道老婆就不应该疼老公?”

“……”

“好了!好了!我当然会疼爱我心爱的老公啊!”说着,倾身上前,在南宫少决的侧脸上浅问了一下,笑的满脸幸福的靠在她怀里。

南宫少决就这样搂着她,朝着自己怀里靠了靠,将散落而下的被子盖在她身上。

即使苏唯一睡不着,但是南宫少决逼着苏唯一躺下。

但是苏唯一就是没有听他的话,只听见南宫少决没好气的威胁道:“还不睡想做点其他事情!”

话落间,抬眸瞪了他一眼,嘟囔不满道:“大色狼!”

“……”

“那就快睡觉!”

磨蹭了半天,苏唯一靠着南宫少决依旧缓缓睡着了过去。

翌日,南宫少决带着苏唯一离开了庄园,若是不带她出去,他都能想象到苏唯一绝对会和她闹性子。

现在南宫少决真的怕苏唯一会有一点不高兴一样。

两人逛了会儿商场,苏唯一饿了想吃东西都是从早上从庄园带出来密封在高档保鲜盒里。

现在她怀孕,不管吃什么每天都是按照严格标准来,就算是南宫少决给她做都把控的很好。

差不多到了中午,苏唯一以为南宫少决要带着自己回庄园时。

他却将她带到了郊区一栋花园别墅。

苏唯一似乎这才想起南宫少决之前说的话,他会带着她出来住。

但是现在苏唯一还是想住在庄园里,毕竟小威廉还在庄园,虽然不能每天都见到他,但是至少他们还住在一个屋檐下,偶尔能见到小威廉她也会比较安心。

更何况现在在庄园内,莫名的没有之前那么压抑了,毕竟她和南宫少决一直在一起,没有人限制他们的自由。

既然现在苏唯一不想住在外面,南宫少决当然同意,其实现在他想她待着不要乱跑,毕竟在庄园很安全。

就在两人离开回庄园时,车还没有开到市区,南宫少决明显察觉道了异样。

“老公你怎么了?”

话落间,只听到前方保镖侧身看着南宫少决恭敬沉声道:“少爷我们已经被包围!”

顿时,苏唯一心口猛地一紧,下意识回头看去,身后跟着的一辆保镖车被两侧跑车“夹击”

“老公!”

苏唯一抬眸望着南宫少决担忧的唤道,突然莫名的很害怕,心底很后悔着她不应该任性让少决带着自己出来。

但是南宫少决握了握苏唯一的手掌,沉声安慰道:“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