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琼楼精神抖擞地走出宾馆。

   叶锦蓉,这是一个人躲在床上,暗暗流泪。

   这下腹像是被撕裂了一般,感觉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她现在翻个身都痛,那种疼痛,反正不是叶锦蓉能忍的。

   段琼楼简直是禽兽。

   大禽兽!

   一定也不那么爱她…

   否则,她昨天那么制止他,一直喊疼,他竟然还只顾着他自己。

   否则,明知道她那么怕疼,还把一路过程都给走完了…

   全部…

   全部啊…

   她怎么说都不肯停,叶锦蓉觉得自己这骨架子没被拆碎,真的是老天放她一马。

   气质温婉美女安静孤独唯美私房写真

   “混蛋…”

   叶锦蓉捏着白色的被褥,也愤愤不平地用牙齿咬住,心里在气,这面上也在气。

   但是,这一想起夜里那些缠缠绵绵的画面,一张小脸又不免微微红润,升起了滚烫的热度。

   “啊……”

   她不免发出了很无奈的声音。

   掀被,把自己藏了个结实,虽然这房间里只有她一人,也有种没脸见人的感觉。

   这白色的床单上,还有她留下的处子之血。

   叶锦蓉钻进被窝内后,一眼就看到了那鲜红的血色。

   她又猛的从被窝里钻出头,抿紧唇,紧张无比!

   “呼…”

   喘了一口气,叶锦蓉拍着自己胸口,不安的小眼神左顾右盼,她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

   好一番后,叶锦蓉深深吐出一口气…

   虽然有点难为情,但是,心里竟然觉得挺开心。

   打今天起,她便是段琼楼的女人了。

   真真正正的,段琼楼的女人。

   这一条路,是再也无法回头…

   想到这,叶锦蓉这一边落泪,一边却又抿唇偷笑,情绪有点乱,但心情……却如艳阳晴日。

   ……

   段琼楼离开后,在这宾馆里,叶锦蓉又睡了一个早上。

   奋战了一天一夜,叶锦蓉本来应该好好睡上七八个小时,一直睡到晚上都没问题。

   可是没想,这才睡到中午11点,就接到了涂秀珍的轰炸电话。

   一个两个三个的打……

   一直打到叶锦蓉忍不住想摔手机时,这通骚扰电话,方才打通。

   “你这丫头,怎么不接电话呢!知不知道这家里人都担心你呢!”

   叶锦蓉都还没来得及发起床气,反倒先被涂秀珍指责了一声。

   “妈……没什么事情,为什么要打电话……我很困啊……”

   她躺在床上,睡眼惺忪地揉着脑袋,打着长长的哈欠,嘴巴张得老大。

   “困什么困,这都大中午了,还困!你在哪呢,妈在樟县,做了吃的,送去给你。”

   电话那头,传来涂秀珍的声音。

   “我在XX宾馆……”

   叶锦蓉睡的迷迷蒙蒙,这精神还不太在状态,顺口溜的便把她所在的位置给说了。

   说完以后,叶锦蓉浑身一怔,睁大了眼。

   “妈…妈……我之所以在宾馆,是因为……”

   “行了,你别解释了,妈马上去找你。到了再跟妈解释。”

   涂秀珍也懒得听她编制的什么谎话,立刻便搪塞住了她的话。

   “妈…”

   “不准睡啊,我到了,你就给我开门,不准漏接我电话。”

   涂秀珍还给了这样一声警告。

   “知道了,妈。”

   叶锦蓉弱弱应下。

   电话,很快就断了。

   叶锦蓉倒头趴在床上,一头长发凌乱,她闭上眼,迷迷蒙蒙的想睡,但还是忍住了。

   拿出手机,叶锦蓉有上网逛了一下新闻。

   关于樟县地震的新闻,还是当今社会最热门的时事话题。

   截至今日,很多周边新闻都出来了…

   叶锦蓉看到许多感人事迹,看到许多感人的报道。

   她这一边翻着看着,脑子里,出来的画面都是段琼楼那一队人在地震地区拼命的救人,拼命的帮人,吃喝不济,浑身是伤,但却毫不在意。

   那会儿,她也登上了她的微博,想有感而发地发一篇微博,赞颂一下这些英勇美丽的战士。

   但是没想…

   刚上微博,叶锦蓉又发现,她上了热搜。

   热搜词汇:叶锦蓉,最美志愿者。

   点开热搜词汇之后,叶锦蓉在下面发现很多她当志愿者的照片。

   虽然通篇都是夸赞她的美好伺词汇,却还是让叶锦蓉黑了脸。

   素颜…

   运动服…

   还一身狼狈…

   这偷拍拍了她好多丑兮兮的表情,叶锦蓉一点也不知道。

   要是她知道的话,绝对不会让这种照片流入市场。

   好丑啊!

   “什么鬼。”

   叶锦蓉不快的撅起小嘴,刷着微博,心情又不美丽了。

   不过,杨莉莉给她发了一条私信,夸她这次做的很棒。

   她叶锦蓉的形象已经在慢慢修复,而且,也越来越转好。

   就一夜之间,叶锦蓉又发现,她的微博涨了几十万的粉丝。

   她只不过当了一天志愿者,居然就有这么大的反应。

   叶锦蓉,有点吃惊。

   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刷了一会微博,涂秀珍也来了。

   叶锦蓉虚虚软软的起身,跑去给涂秀珍开了门,领进门来以后,她又一个脑袋栽在了床上。

   浑身乏力,一动都不想动…

   “你怎么回事?累虚脱了?”

   涂秀珍从她身边上去,手里端着给叶锦蓉煲的汤,走到床边,缓缓坐下。

   “你爷爷说你昨天在震地当了一天志愿者,累坏了吧?”

   轻轻抚着叶锦蓉落在脸颊边的头发,涂秀珍好生说着,声音温柔。

   “嗯……还好。”

   叶锦蓉像一滩泥一样赖在床上,连根手指都不想动。

   涂秀珍说话的时候,她也只是投去一个眼神给涂秀珍。

   只有这眼珠子,叶锦蓉愿意动一动。

   “怎么?也就一天的兴致,今天不想去了?”

   涂秀珍笑着看她,逗趣着她。

   “去啊……等下迟点去吧。休息会…”

   叶锦蓉软软回答。

   “怎么?昨天晚上跟段琼楼闹得太过,伤着自己了?”

   涂秀珍又轻抚上她的脑袋,长指摸摸叶锦蓉的头发,轻轻揉捏。

   果然是叶锦蓉的妈,轻而易举就猜出了叶锦蓉的心思。

   叶锦蓉微皱了皱眉头,抬眸,撅着小嘴看向涂秀珍。

   “妈……我能跟你坦诚相待吗?”她道。

   “难道你以前都不坦诚?”

   涂秀珍高挑眉头。

   “妈…”

   叶锦蓉忍不住转了转头,微侧了侧身,就那么一个小动作,她这下腹就牵拉性的发疼。

   “嘶——”

   叶锦蓉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停下动作,缓解了一下,这才继续抬眼看向涂秀珍。

   “丫头,哪里伤着了?”

   涂秀珍被她的情况弄的紧张了一下,但也仅仅是一下…

   因为,叶锦蓉很快就问她了。

   “妈,这第一次……你疼吗?”

   叶锦蓉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敢这么问的。

   但是一旦问出口以后,她觉得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看着涂秀珍满面惊讶的表情,叶锦蓉顿了顿,然后又补道,“我……我昨天可能做了点出格的事。但是,我这次不后悔,琼楼……会负责的。”

   涂秀珍忽然听到叶锦蓉这话。

   她显然是懵了几秒…

   但是反应过来以后,涂秀珍是“扑哧”一声便笑了出来…

   “哈哈~”

   她忍不住掩唇失笑,笑叶锦蓉的小天真。

   “丫头,你的意思是……”

   “妈,你别笑。”

   叶锦蓉锤了她一拳头,小脸涨红,异常害羞。

   “不是啊,丫头…”

   涂秀珍真觉得有趣,不由摇头失笑,“你跟段琼楼那孩子,昨晚才上车呢?妈还一直以为你们俩已经……”

   是这两个年轻人太保守了,还是涂秀珍想太多?

   这都有私下领结婚证的胆了,第一次居然还在…

   要不要这么纯情呢?

   “妈……我好好问你呢。”

   叶锦蓉小脸一阵通红,她微微气恼。

   因为被涂秀珍笑了,便更觉得不好意思。

   “好好好,妈这就回答你…”

   涂秀珍乐呵呵地止住了笑,而后,她愣了一下,“你刚才问的什么来着?”

   “妈…我是说…你这第一次……”

   叶锦蓉顿了顿,鼓足勇气,方才继续开口,“疼吗?”

   “那必须呀…”

   涂秀珍自然回答,“我那第一次,也是你爸的第一次,他那技术可真不咋地,疼的我啊…”

   说着,涂秀珍看看睁圆了大眼盯她的叶锦蓉,竟也生了几分不好意思。

   这家长跟孩子聊这种话题,不太好吧?

   涂秀珍心想。

   “妈,那,那你有哭吗?”

   叶锦蓉又问,“你如果想停的话,爸会不会听你的?”

   真的是没有人指教了…

   叶锦蓉才会找上涂秀珍。

   否则,跟她妈聊这种话题,叶锦蓉也觉得挺怪的。

   不过还好涂秀珍心大,好像也没有太介意。

   “这事儿……妈还是不跟你说。”

   涂秀珍拍拍她肩膀,“你只要记得,这事儿,头几次都这样,以后慢慢就好了。”

   “嗯……”

   叶锦蓉小脸纠结,有点犹豫。

   “还有,妈跟你爸今天准备去见见琼楼的妈。正好把你们俩亲事也定一下。”

   涂秀珍突然提起了这茬,让叶锦蓉不免被她的话题吸引走。

   “妈,你是说婚事…”

   “是啊,婚事。”

   涂秀珍轻笑着答道,“我本来准备在京城等你们回来,可也不知道是你爸着急,还是你哥着急,赶着就派直升机把我接过来了。这不……一来就让我去谈婚事。”

   “你爸你哥啊,现在是真想把你嫁出去了。你现在就是想迟一点嫁人,我看他们都不会同意了。”

   涂秀珍笑说着,边拍了把叶锦蓉的脑门,“起来起来,把饭吃了。下午跟我们一起去看看琼楼那孩子的母亲。”

   “啊…”

   叶锦蓉缓缓地爬起身,她抿着唇瓣,纠结的看向涂秀珍。

   “我能不能不去啊?琼楼他妈,上次还讨厌我。”

   提起卢美媛,叶锦蓉脑海里最深的印象,就是那天她冒雨找卢美媛。

   在墓地里,卢美媛把她扔在后头,不理她,也不跟她说话。

   那时候,两人之间应该是有点矛盾的。

   叶锦蓉天不怕地不怕,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怕这么一个软婆婆。

   卢美媛看起来没什么杀伤力,可实际上,叶锦蓉却特别怕卢美媛闹情绪。

   她,是真不太敢贸贸然的去找卢美媛。

   如果没有段琼楼给她打过一声招呼的话…

   “那有什么,琼楼来我们家的时候,我们全家都讨厌他,可他还不是赢得了我们全家的心?”

   边说着,涂秀珍边在床头柜上摆出食物,拿出筷子勺子,送上给叶锦蓉。

   “可我不想去……因为我觉得,之前没对不起她过。是她想跟我闹矛盾,我这么一上门,不就代表我认错了吗?”

   叶锦蓉低下头,这样说着。

   她骨子里挺要强,也倔强。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卢美媛是段琼楼的母亲,叶锦蓉甚至都没有想要再次跟伤害过自己的人和好的心思。

   但是,她以后要嫁给段琼楼,这和好也是必须的事。

   就是,她不想什么招呼都不打的就上门找卢美媛。

   到时候,就说她厚着脸皮上门提亲…

   说是她倒追段琼楼,她不要脸…

   “你在想什么?你不会是害怕段琼楼的妈吧?”

   涂秀珍低头看看她,问道。

   “不是……就是自尊。”

   叶锦蓉答。

   没错,是自尊问题。

   “行吧,行吧,你要实在不想去,那我跟你爸去就是了。”

   涂秀珍也不勉强她,点头便答应了下来。

   “那你把饭吃了,我跟你爸下午去给你整这门亲事,行了吧?”

   “嗯……”

   叶锦蓉点头,不由,抿唇偷乐,“谢谢妈。”

   ------题外话------

   福利已经上传Q群!

   楼蓉夫妇的日常恩爱缠绵事~

   欢迎与QQ阅读的正版读者进群玩耍!

   欢迎加入圆呼包子验证群,群号码:55385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