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彩天点了点头,便拉着柳亦寒走了进去。

   首先看到的就是洛玉卿说的那几名长老。

   凤彩天朝几人点了点头,就打量起屋子来。

   这屋内的设施比外面其实差不了多少,都是纯石头砌成的,大约有个白来平米,里面摆了二三十张床。但或许是因为床位不够的原因,每张单人床上却至少有两个人躺在上面,显然,洛玉卿所说的一百多名幸存者中,受伤的是大多数。

   而屋内的几名老者,看着凤彩天两人走进来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打量起来,有些奇怪,刚想问点什么,就看到校长洛玉卿走了进来。他从几名老者点了点头,示意他们不要多问,几名老者也相当识趣,看了凤彩天和柳亦寒一眼,便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凤彩天打量了一会儿,觉得就这样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便从柳亦寒的怀里站直了身体,准备上前去检查,不过却被柳亦寒不放心地拉住了。

   凤彩天知道他是在替她担忧,便抬起头对着笑了笑,最后拍了拍他紧握着她的手,让他放心,然后就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副自己用天蚕丝炼制的手套戴在手上,朝病床上的其中一个伤员走去。

   “昏迷多长时间了?”凤彩天问道。

   洛玉卿怔了一下,看着凤彩天检查的那个人,“受伤是三天,不过他好像是昨天才陷入了昏迷。”洛玉卿地仔细回忆道。

   “那他有什么异常状况没有?”凤彩天将那人的头掰向一边,顿时就看到了脖子上的两颗犹如被狼的獠牙叮过一样的血孔。里面没有流血,但是凤彩天隐约可以看见那血孔的四周皮肤发黑,孔的内部也有凝固着的黑血。

   “没有。”洛玉卿虽然有些奇怪,不过也知道凤彩天在检查那人的身体,所以也没有阻止。

   凤彩天点了点头,随后又拉起了那人的手指看了看。不过,她奇怪地发现,这人受伤的状况虽然与茅山之术里讲的那些粽子(僵尸)有些相似,可以看出很明显的尸化,却并没有粽子那样表现出明显的中毒迹象。

   校园里的短发女神清纯美丽

   比如,活人中了粽子的毒,会有身体发僵,指甲长长,獠牙突生的状况,可是面前这位,除了脖子上那明显的血孔,竟然一点便粽子的迹象都没有,还真是有些奇怪了。

   难道是因为时空的不同,所以这里的粽子跟华夏的也有所不同?

   “我三哥呢?他怎么样了?”凤彩天暂时想不出来,就用意识联系空间里的诛神令,让它用神识探测一下这伤者的伤势,而自己则问起了三哥凤天佑的事情。

   不过,刚才她扫视了一圈,并没有他的影子。

   洛玉卿叹了口气,神色更加的不好,“在隔壁,不过因为伤势有些许的不同,所以我将他转移到了旁边的那间小一点的屋子,赵家新和凤悦逸他们都在里面帮忙轮流照顾他们。”

   “带我去!”凤彩天点了点头,心说这老头儿其实也还算地道,知道没有将他那爱干净的三哥留在这臭气熏天的病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