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田田和徐亦信到了旁边的偏殿。

徐亦信一脸凝重,没有先开口。

姜田田站定了,设上各种阵法,禁绝周围的一切,然后便开口质问道,“徐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说沐师兄是外人,你不是看到了吗?他明明就是沐师兄,还是天枫。”

徐亦信道,“他是沐云泽,但是他不是真正的沐云泽,他已经变了很多。而且谁说他是天枫?我告诉过你,他只是跟他长得很像而已,他真不是真正的天枫!

田田,既然你到了仙皇界,那应该有所察觉了吧?

东南方有一座禁宫,那里的才是天枫的本体。

现在你身边的那个,只能说是,一部分的天枫的心魔而已,是天枫分出来的半成!

因为,天枫在九州那时所有历练的收获几乎都在他身上。

但是真正的天枫却不是他!

而你,是清甜转世。

你想过,假如以后救出了天枫,然后要怎么办吗?”

姜田田愣了,“徐师兄,你是说你早就打算要救出天枫?你早就知道他被困着?”

长发纯真少女清爽无比

徐亦信点头道,“天枫是我的恩人,我眼睁睁的看见他受了六百年的苦,如今你终于回来了,也就能把他救出来了!

你知道吗?田田,除了你没有人把他救出来!

所以,你不能因为沐云泽而分心,你要做的事是救出天枫,别再让他继续受苦了!

你知不知道,天枫是为了你才会被仙皇困住的?”

姜田田脑中有些混乱,这些怎么跟她知道的东西不一样了?

三空不是这么说的。

对了,三空的说法,她当时是完全相信的!

可是现在想来,其中应该是有些出入吧?

姜田田抬头看向徐亦信,“徐师兄,有人告诉我,六百年前的大战中,天枫为了要化成人,要离开仙界,所以本体被分成了千万片,然后,他的部分灵神就到了九州,变成了魔神后,又变成了沐云泽,直到再次成仙。

嗯,那个人说我是清甜转世,是使用某一种魔修的秘法,才能到九州的!

她等着我再次成仙,是要为我和天枫找回公道!”

徐亦信道,“天枫的本体,大约有九成,还在禁宫里,其他的则被分成了许多碎片,分散在各处,还有半成是沐云泽。”

姜田田很坚持,“无论如何,沐云泽就是沐师兄,这一点不会错,不管他以前是谁,我只认现在的他,徐师兄,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就一并说了吧!”

徐亦信叹了口气,“我来是想告诉你,若是仙皇要召见你的时候,记得,你修炼的时间不是十几年,而是五百年。”

姜田田一愣,她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说法,是谁说她修炼了五百年?

徐亦信又说道,“你记清楚了,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你只过了十来年就飞升成仙了,要不然就住就会有极大的麻烦,明白吗?”

姜田田忽然认真地问道,“徐师兄,你是不是认识三空?那个魔修?”

徐亦信眼中有些闪躲,姜田田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