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雪瑜脸上的变化并不明显,她所有的伪装都是建立自然力上的,通过自己的力量来达到面部肌肉这些的改变,来达到伪装的效果。

刚刚那一瞬,她一下就将自己的力量全部释放了出来,因此也让她的伪装出现了一丝裂缝。

不过上官雪瑜依旧还是很小心,在发现自己的面容发生改变的时候,她立刻微微收敛了力量,脸上的伪装很快又复原。

快得几乎让人以为自己是眼花。

“咦?难道我看错了吗?”时承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去。

外甥女还是那个外甥女吧,并没有那个变化。

时契却不是这么想的,一个人的脸,好好的怎么会出现变化?

变的只会是表情,而不是模样!

这代表什么?代表对方很有可能是易容了,或者是做了什么伪装。

但无论是哪一种,都让他那个‘外甥女’变得异常可疑起来。

一瞬间,时契脑中飞快的闪过种种可能,最后回到了老门主身上。

父亲对自己这个‘外甥女’的确是非常的好,甚至好得有点过头的,以前他不曾多想,只是以为父亲是想补偿一下他们姐弟两个,现在想想,这事情处处透露着不对劲,父亲派去保护她的人,不像是保护,更像是监视。

雪地里的可爱小精灵

难道父亲早就知道这个‘外甥女’有问题?

“长老!”时契俊脸阴沉:“这禁制是什么回事?”

几位长老的脸色也非常凝重:“有外来的高手潜伏在这里,我们正在想办法破除这禁制!”

时契目光往比武台看去,见到‘外甥女’的目光好像是冲着小飞侠去的,心底更是一沉:“快点,里面的小……弟子们,都有危险。”

时契想要冲破封印,亲自出手,然而将所有的力量汇集在了丹田处的时候,又被狠狠的弹开。

他突然有点后悔了,后悔之前为何不再等等……

比武台上,释放出自己的真正实力的上官雪瑜,每一招式都带着凌厉的杀气!火系自然力本就是属于强攻的自然力,一个个火球砸下来,直接将整个比武台都砸得稀巴烂!

“孙小姐……”这会儿就连季文斌都察觉到一丝不对劲起来,微微有些发愣。

别的队员大喝一声:“季师兄,你还愣着做什么!快动手!”

季文斌连忙道:“你们不觉得孙小姐……强得不对劲吗?”

这种实力的强者,又怎么可能跟他们一样,辛苦在凤凰门当名弟子修炼?

“孙小姐强点不好吗?这样我们第七支系就能赢了!”

话虽如此,可季文斌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眼见着孙小姐的目标又放在了小飞侠身上,季文斌身体一动,下意识的冲到了飞默面前,提起上等灵器猛然一挡!

“轰!”

季文斌的双剑直接被烧成了灰!

季文斌突然反水到了第三支系,让观众台上的人一片哗然!

片接之后,他们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似乎……已经不再是一场比赛了。

而飞默在这个时候,则彻底融合了之前从上官雪瑜那得来的冰系力量!

炙热的比武台突然一亮,那如火浪一般的火焰突然之间的微微停滞在了半空!

天上似乎下起了雪,大片大片的雪花往下落,一股至冷的寒意开始席卷而来,脚踏之地竟然在不知在什么时候凝结成了厚厚的冰层!

小飞侠开始反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