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出品在线看

红烛不过停顿那么一顺,便根据汇报情况,飞身直奔南门郊区而去……

很快余晚率先飞身,来到远离玉仙派的南门外的荒野郊区。

这里说是荒野,其实还是覆盖了一层相比北部要薄很多的积雪,多少能看到枯草从雪层里顽强冒头而出。

余晚见这里差不多了,便飞身悬空而立,停顿上方等着后方一众修士到来。

而她的神识则锁定在朱瑜身上,见他乖乖跟上,余晚不由勾唇浅笑,只是不见了他身旁的那两名修士。

见此,她不由神色暗了暗,看自家师兄李灏也没有立即跟上。

想来不用多说,定是派人跟踪他们那两个修士去了。

其他修士的关注点,则都放在余晚身上,自然不在意那两名赤岚庄元婴修士的消失……

“诸位,就如约定,朱瑜仙君是与不是魔修?就看此一战试出结果吧。

“朱瑜仙君,你可莫要临阵脱逃才好!”余晚说完后,也不管他们有无任何反应,直接对着以她为中心的方圆十里的下方位置,被她设了五行囚龙阵。

这阵盘一起,原本悬浮在余晚所设的阵纹上方的修士,下意识一个闪身跳离这方圆十里的圆形大阵盘。

这五行囚龙阵并不陌生,识海里的宏光法师就在琉璃所设的五行囚龙阵内被困守着,且不得而出。

红色的魅力

连阵法大师的宏光法师都不能轻易破解,所以余晚对此阵的信心更是满满。

也正因为如此,她才跟着琉璃还好学会了此阵的布局,没想到,今日倒是难得派上用场了。

此阵一出,众人都被惊到了!

不说其他,就看这五行之力随着繁琐阵纹上的线条忽明忽暗忽隐忽现的状态,让人琢磨不透具体阵法究竟威力如何?

可余晚幻出这么一道大阵而出,倒是让即将对决的朱瑜,再次提高警惕起来。

他不由眉头紧皱,神识极为认真的扫视那个阵法。

他总觉得那股阵法看似无害的样子,但真要入了这阵中,他岂能有逃脱之时?

见此,他不由蹙眉沉声问道:

“余晚仙君这是何意?难不成,你是打算率先借助此阵法来削弱本尊力量不成?”

“此阵为囚龙阵,放心,这阵法本尊可是舍弃了不少条条框框的阵纹加注。

它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入此阵者,轻易不得而出,除非一方取胜或是本尊同意放出,便可出了这阵法。

这点如若不信,可以让诸位有懂得阵法的人入阵检测,是否是本尊所言?”

余晚将这阵法作用道明,就是不希望有人干扰他们的比试,或是朱瑜见情况不对时想趁机开溜,这才设了此阵的。

可在场之人,哪怕化神仙君们都不曾见过此阵,但这阵法传达出来的感知,他们一个个大佬还是很能肯定的是,这是个困阵。

只是这个困阵究竟会不会真如余晚所说,没有其他迫害对方的隐晦手法?

这点若是不精通熟知阵法之人,是根本不会感应的到。

众人纷纷迟疑,尤其是将要入阵的朱瑜仙君不由蹙眉道:

“余晚仙君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吧,你我二人对战,且还是你修为高与本尊!

怎么倒是你设起了困阵斗场?你难道怕输了不成?”

“嗯,没错,我确实是怕输了。”

余晚回答的坦率,众人听得无语。

而朱瑜则更是觉得余晚脑子不好,竟还是个输不起的,居然就这么直白的表明出来。

只听余晚再次开口道:

“本尊说你是魔修,他们不信本尊说的,那本尊只能亲自验证了。

届时下手重了点,你这要是想趁机逃跑了怎么办?再加上你的那些好道友们,若是出手干扰,本尊又如何力逼出你的魔息来?

所以啊,还是本尊亲自设这个囚龙阵,这样的话,你也出不去,他们想帮忙又进不来!”

“如此的话,就没人打扰本尊逼你显原形了。”

余晚更是坦诚说出为何设此阵的缘由。

在她设好阵时,落后的李灏已经来到了场上,还有身后得了信紧追而来的红烛仙君。

作为玉仙派阵殿殿主的红烛仙君,在见到余晚下方形成的困阵时,她眸色不由闪过一道精光,竟越过众人,飞身落在大阵之上,她有些惊疑问道:

“囚龙阵?!”

“你……你这是失传了的五行囚龙阵?是阴曦仙尊所创的五行囚龙阵?

不……不对!这阵法只有其貌,可终究缺失了很多连接的纹图,终究还是差着点意思。但此阵法的困阵,依旧强悍不能轻易攻破啊。”

红烛仙君注视着下方阵盘,一边点评,一边思索点明漏洞之处。

余晚没想到红烛一来,竟能一口道出她所使用的阵图名称?甚至还知道它出自谁手?!这不由让余晚差异不已。

不过这会儿不是纠结这些事的时候……

“原来是红烛仙君到此处,刚刚我等在贵宗坊市起了一点小冲突,终究还是惊扰你过来一趟,属实有些不好意思。”

见到红烛前来,刘淳这股正派姿态,立马上前打招呼道。

“嗯,坊市的事,本尊已经知晓,大家聚集于我玉仙派境内约战,是否也该尊重我宗一下?你们如此行径,岂不是太不把我玉仙派放在眼中了?”

红烛仙君话峰一转,眼神冷寒扫视一众修士,带着质问口气问责道。

而这一众修士中,自然也包括李灏和余晚,见此众人面色皆都显得极为难看,反倒是余晚不由笑道:

“红烛仙君莫要生气,此事说白了,还是因着本尊刚刚从贵宗出来,就被人发难问询界碑碎片的事。

结果却让本尊发现,这帮人质问本尊之时,竟与魔修一同前来逼迫!

不得已,本尊才想让大家看清魔修的隐匿功夫,是何其了得的同时,也希望大家同为修真界之人该以和为善!

莫要受了魔修的挑拨,受他们误导反而对着本尊却穷追猛打。

况且,在本尊看来,连仙魔都不分之人,就算界碑碎片到了这种人的手里,多半也是拱手让魔修坑了过去。

为杜绝此事发生,不得已,本尊这才约战朱瑜仙君借助贵宗宝地一战的,还请红烛仙君莫怪。”

余晚的解释让一干人等气闷的同时,又想看余晚如何自己打脸,便都没怎么出声,只是投向余晚的眼神面露不善,还不忘给她一个冷哼声来。

“哦,还有这样的事?”

“不过……听上去还挺有趣的,余晚仙君说得头头是道,本仙君也很是好奇朱瑜仙君究竟是不是魔修呢?”

红烛看热闹不嫌事大道。

其实早前红烛已从上报信息了知晓的前因,至于这后果嘛,既然能知晓界碑碎片的事,那她又有什么好阻拦的,毕竟见者有份,既然来了,又是在他们宗门的地界,怎么可能不分一杯羹?!

“朱瑜仙君,请吧,既然东道主之人都来镇守了,你还有什么可扭捏的,入阵吧。”

余晚见没人再继续反对,她眼神锁定在他身上,手臂一阵,五星剑瞬间暴涨出五彩的火焰,熊熊燃烧在剑身上,并放开嗓子立马喝道。

此时的朱瑜,犹如架在火炉上烧烤一般,十分难受。

看来不上是不行了,只希望这隐匿功夫不会露馅才好。

“嗡!”的一声!

只见朱瑜左右手是一手一个金铜锏,一个飞身便撞入余晚所设的十里五行囚龙阵中。

“请赐教!”

朱瑜一入阵,口中倒是讲武德,可行动上却小人似的,率先对着余晚发起难来!

就见他双手挥起青木双金铜锏,冲着余晚就是一道青木杀气击杀了过去!

余晚见攻击袭来,一个闪身避让,迅速避开那道鞭锏剑气,随着她那双越变越凌厉的眼神带着狠绝之意射向朱瑜!

余晚想速战速决,她要最大力度的挫败消耗朱瑜的灵气,让他接招接的应接不暇。

没了灵气输出,她就不信这朱瑜保命的关键时刻,他不使用魔气?!

余晚抬起手中五星剑,凤眸锁定在朱瑜身上,实力的差距,让朱瑜挥锏的速度在余晚眼中看来,是妥妥的放慢了数倍。

而余晚追求速战速决,这次输出她可没有什么试探之意,直接对着朱瑜,便调动日华之力以及佛印之力,一同并入泛着五色灵气的五星剑上。

提剑就是两道刚猛狠厉的十字绕八剑气,成相交之态,狠狠斩向朱瑜!

“咻咻!”

两道剑气,不管是速度还是力度,都是以碾压朱瑜的杀伤性向他挥斩而来……

见此,他不由瞳孔睁大,避无可避,他当即手持双锏成十字交叉架于身前……

同时神色变得极为凝重,调动体内木火双灵气加持锏身上,“嗡”的一声,形成青红双色的虚幻防御护盾光屏,就在锏身之前形成光盾,并抵挡余晚的那两道刚猛剑气!

“砰砰!……轰隆……”

两股力量的对决碰撞,连连发出两道砰砰的爆破之声,以及气浪后冲的轰鸣之声来。

“噗!”

毫无悬念,朱瑜整个人调动身灵气去抵挡余晚这化神后期的近乎力一击,他是真真生抗下来的!

这一接招,才让他深刻知晓余晚的实力是何等强悍!

同为化神境界,哪怕也只是差了一个境界,竟根本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这个余晚……太可怕了?

可他这神念一闪!

余晚的力量依旧毫不客气的数落在了他的身上,让他整个法身被余晚的那两道刚猛剑气拍向后方,狠狠砸在余晚所设的困龙阵上,让他背部受创,拍击的他内脏挪移气血跟着不畅,一口血溅猝不及防之下喷射而出!

此刻的朱瑜有些狼狈,而余晚这一道攻击,被五行囚龙阵外,观看的化神仙君看到,个个皆都震惊不已!

尤其是那个刘淳仙君,和后来紧追而来的红烛仙君二人,最是不敢置信余晚竟如此强悍。

刘淳一直觉得余晚一个女修,即便资质再是受天道庇护,最多是涨涨修为,可不见得真实战力就能比得过他们这一众男修。

如今看来,他们还是轻率了。

余晚这近乎力一击,来得干脆又霸道,半点多余的花架子都不带耍的,对着朱瑜便一开场就是杀招啊……

他想喊话叫停,可这里如此多修士,竟无一人开口阻拦余晚的杀招,他最终选择沉默了。

还有那红烛仙君,同为化神后期实力,实际骨龄,是年长余晚近万把来岁啊……

余晚这么这一代人的修炼速度如此之快,除去机缘就是他们的灵根和资质悟性很高,这才让他们不过千岁年纪,竟频频比之他们这群算是老骨头的人进阶还快,隐隐已经有了要高超他们的趋势了啊……

机缘这种事,谁也说不好,这是不能强求的。

但刚刚晋阶成化神后期实力的余晚,却使出了相比连红烛这个同为化神后期的,还要高超的攻击速度和强度的剑气来,是红烛这个修行了也有个几万年的老修士,都还要恐慌的杀伤力!

想想她不由带着震惊的目光投放在余晚身上……

而余晚的两道剑气并不简单!

除去将朱瑜拍击撞壁后,这剑气上带有的日华之力和佛印之力,就在朱瑜面前,瞬间“嗡”的一声暴起一阵刺眼的金光,直接炙烤着朱瑜的法身。

尤其是他被打出内伤后吐出来的鲜血,遇到这一闪而逝的金光时,嘴角鲜红的血液,立即发出水滴滴在炙热通红的碳火中的刺啦蒸汽之声来……

而这一幕,没有逃过余晚的眼眸,同为化神仙君的诸位修士,比那群元婴修士的神识看得更加清晰!

朱瑜那鲜红血液发出刺啦炙烤声音来!

还有余晚的剑气,竟带有佛力不说,居然还有日华之力?!

日华之力!

难道说,余晚此次入海市蜃楼,竟还得了那千百年难遇的日华之力?!

好家伙,这余晚究竟是个什么逆天的运气啊?!真是让人看得羡慕嫉妒恨……

而这日华之力和佛印之力对于克魔气有极大作用,再加上朱瑜的魔气并不是十分精纯,这两股力量对他的伤害是极重的!

“嗯哼!”

本就被拍的心肺五脏难受,再加上受了余晚这至阳至烈的日华之力和佛印之力罩体,让朱瑜伤上加伤,更加难受至极!

只见朱瑜极力抵抗着体内被这两股力量挑衅激起躁动的魔气,就要从他丹田之处碾压灵气,并爆体而出时……

朱瑜更是在隐忍痛苦,任自己额头青筋暴起,满脸憋的通红,也要神识主控镇压丹田内的魔气。

此刻,这魔气绝对不能外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