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在线入口

   “是不是谁说什么了?”

   “没有没有!想哪儿去了。”

   “哦,那明天回去,就一个人在家里,真的能行吗?”顾若熙还是很担心乔轻雪的状态,虽然这几天,乔轻雪看上去跟没事人一样,可乔轻雪怎么能真的跟没事人一样。

   见乔轻雪看着小王子出神,顾若熙就知道,乔轻雪一定想孩子了。

   “我给殷凯打电话,让见笑笑。”

   乔轻雪赶紧拒绝,“不了!我这几天想了很多,孩子不在身边,我也清静不少。殷妈妈说的对,我什么都给不了笑笑,只有殷家才能给笑笑一个公主一样的未来。”

   “乔乔,怎么能这么想,必定是孩子的亲生母亲。想孩子的滋味,我亲有体会,不要故作坚强地熬着!我很担心,这样会闷出病来。”

   “我才不会呢!”乔轻雪努力笑笑,接着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我带着笑笑,她永远摆脱不了……有一个……这么不堪的母亲……”

   乔轻雪抬起头,依旧笑得灿烂如花。

   “顾顾,我一个人可以将部精力放在事业上,等我有所成就的时候,站在一定高度的时候,我就可以骄傲地站在我女儿的面前。”她必须摆脱现在的现状,才有勇气去见笑笑。

   “乔乔,那件事根本不怨!还不是为了还债,是清白的,殷凯比谁都清楚!”

   “不重要了顾顾。”乔轻雪深吸一口气,依旧笑得很美,“别只顾着忙婚礼,帮董小姐设计礼服的事,还要交给来办。”

   悠闲自在漂亮宅女mm的周末

   “已经好多天不画画了,最近正手痒。这件事,我一定会办好,夏沐公司有我们的梦想,我们还要坚持下去,不能半途而废。”

   顾若熙紧紧抓住乔轻雪的手,“希望木木也抓紧振作起来,到时候我们三个,一定要加油。”

   “嗯,加油!”

   第二天一早,乔轻雪就告辞了,临走的时候,还很舍不得那个不爱说话的女孩子,但还是笑着走了。

   顾若熙送乔轻雪到门外,乔轻雪低声对顾若熙说,“顾顾,既然决定结婚了,我看云少对也不错,要是打算一辈子就这样,最好多留点心眼儿。”

   顾若熙垂下眼睫,便已明白乔轻雪的暗示。

   “是说宋晴洛吧。”

   乔轻雪偏头笑笑,“这黑道千金是半道出家,人家才是从小在黑道熏陶出来的正牌千金,小心一些总是好的。”

   “我知道了乔乔。”

   “丢下一个人,还真有点不放心。”

   顾若熙噗哧笑了,“那就不要走了,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

   “还有那个小女孩,抓紧找到父母,就送回去吧。”

   “嗯,已经在派人调查了,席家的身份,又不好报警,等找到她的父母,就送她回去。”

   俩人手抓手,站在门外聊了很久,这才依依不舍地道别。

   乔轻雪上了车,顾若熙目送车子走了好远才收回自己的目光,连席初云身时候站在身侧的都没发现。

   “我都要吃醋了。”席初云弯低高傲的身躯,贴近顾若熙几分,笑着的口气,带着点酸溜溜的味道。

   “吃醋?”

   “聊的那么难舍难分,笑得还那么好看,我都不舍得们分开了。”

   “噗。”

   顾若熙笑起来,“哪有说的那样。”

   “要下雨了,快点进去吧。”

   席初云直接牵起顾若熙的手,就往回走。

   席卷的狂风,吹得顾若熙步履艰难,席初云的手臂一收,直接将她搂入怀中,她想挣开,耳边传来他低缓的声音。

   “风很大,别乱动。”

   “……”

   刚进门没过几秒,豆大的雨点便一个两个地落了下来,打在窗户上,还发出啪啪的声响。

   宋晴洛站在客厅里,看着相拥进门的顾若熙和席初云,容颜娇美地笑着说道。

   “还想着今天让初云哥哥陪着我出去好好逛逛,下这么大的雨,看来要泡汤了,好扫兴啊初云哥哥。”

   宋晴洛心情恹恹的,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份早报,见上面也没什么好看的,就将报纸重新放在桌上。

   “好无聊,好无聊,初云哥哥!”

   宋晴洛心烦地叫着。

   看到顾若熙和席初云那个接近的距离,就更心烦。

   ……

   乔轻雪回到家中,还以为自己家里很久没回来,应该已经落满了灰尘,没想到一进门,家里整洁如新,好像有人特意精心打扫过。

   乔轻雪知道,应该是殷凯派人来收拾的。

   这个家里,只有殷凯还有钥匙。

   乔轻雪当即给换锁公司打了电话,将门锁给换了,而原先的钥匙和锁芯,也都一并丢入垃圾桶中。

   回到房间,洗了一把脸,敷个面膜,让自己的状态稍微好一些,然后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要去夏沐公司,有几个单子要去谈一下。

   “加油,努力工作,努力工作!”乔轻雪对着镜子,为自己打气。

   “笑笑,等着妈咪,妈咪一定会闯出一番成就站在面前,让为妈咪骄傲,也让殷家的人看看,我乔轻雪,不是那么不堪需要攀附权贵的女人!”

   拿了一本书,躺在床上,随便翻了两页,却没有心思看得进去一个字,便将书阖上,放在枕头下面。

   她喜欢将没看完的书,放在枕头下面。

   手指隐约触碰到一个硬物,她便将那东西从枕头下面拿出来,居然是一个绒布的小盒子,一看就知道是戒指盒。

   “这什么东西?”

   乔轻雪不禁诧异,打开盒子就看到里面一颗漂亮的心形钻戒。

   乔轻雪一下子捂住嘴,忍住惊叹的声音从口中传出来。

   这枚戒指……

   正是前段时间她和殷凯一起看杂志,上面有一款球最大珠宝公司KG推出的限量版9.99克拉钻戒宣传画。钻石被切割成心形的形状,周围又有很多细碎的钻石簇拥,寓意长长久久,此心永恒……

   当时,她忍不住看着这枚钻戒出神。

   殷凯凑上来,瞥了一眼,“太华丽,俗。”

   那枚钻戒通体几乎都被细碎的钻石包裹,宣传报也璀光闪闪,确实太过浮华。

   可是……

   “我喜欢这枚钻戒的寓意,长长久久,而且球只有九枚。”

   殷凯忽然叫起来,“九枚这么多,还是别看了,要也要球独一无二。”

   “懂什么,九,代表久。”

   “什么九九九的。”殷凯满不在乎地嘟囔一声。

   乔轻雪不说话了,看了一眼那枚钻戒的价值,居然上千万!悻悻地阖上杂志丢在一旁。

   乔轻雪赶紧将钻戒盒子中的硕大钻戒取出来,映着房间里的灯火,钻戒发出璀璨刺眼的光芒,犹如一颗明星就捧在她的掌心中。

   “这是真的?”

   她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看错了,忍不住揉了一下眼睛。

   那一枚钻戒的璀璨光芒犹在,反而更加夺目。

   在灯火下,不住看着这枚价值不菲的钻戒,她心口忽然砰砰乱跳起来。

   忍不住诧异,杂志上的钻戒居然忽然出现在她的手中,更好奇,这枚钻戒是什么时候躺在她的枕头下,竟然不知道。

   会是谁?

   她赶紧拿起钻戒上带着价码签,19999999元的字样,她数了好几次,终于确定,这一枚最著名珠宝设计大师设计的球限量款,确实是这个数字,不禁心口一阵震颤。

   能买得起这枚戒指的人,除了殷凯,还能有谁!

   乔轻雪忽然将戒指放回到戒指盒中,一把将盒子阖上,赶紧又放回到枕头下面。

   殷凯什么意思?

   买这枚钻戒,放在她的枕头下面,一句话没有,到底什么意思?

   她抓起手机,很想将电话打过去,又忽然犹豫住。

   “我为什么还要给他打电话!才不要!他那么有钱,很可能这枚钻戒,是买给别人的,不小心落在这里了。”

   这样想着,虽然心里会有些不舒服,但也稳定下来。

   殷凯才不可能是为了她,才买这枚钻戒的!

   他们已经分手了。

   倒在床上,用力闭上眼睛,不让自己的脑子再想关于殷凯的任何东西……

   早上起来,抓紧洗漱,换好衣服赶紧出门。

   推开门的那一刻,乔轻雪愣在了房门口。

   她竟然看到殷凯,就坐在她家门口的楼梯上,正在打瞌睡,看上去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很久。

   乔轻雪一惊,但转而压制下来。

   她将房门管好锁上,一副和殷凯已完是陌生两个人的样子,就要从殷凯的身边擦身而去,可就在途径殷凯身侧时,忽然手臂一紧,被殷凯一把抓住。

   “居然把锁给换了!”

   殷凯的声音,带着点恼意,还有困倦的沙哑。

   乔轻雪回头看着殷凯抬起的那双布满血丝的蓝眸,还有他那一脸宿醉,明显多日休息不好的样子,不禁可笑又解恨。

   “这是我家,我想换锁就换锁。”还轮不到他来说三道四。

   “和秦万宁分手,都没有换锁!”殷凯低吼一声,忽地站起来,高颀的身材,直接高出乔轻雪很多。

   “所以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才要吃一堑长一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