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app蓝奏云

,最快更新爱欲横流最新章节!

封行朗表现出来的,是用药后的两个极端。

嗜睡和亢奋,而且还是交替进行的!

或许是因为丛刚的意志力过强,他一直呈现出前期应该有的嗜睡状态。

但此刻的他,一直靠自己的意志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睡过去。

因为封行朗这个大爷还精神抖擞着;他担心自己要是一下子睡了过去,没有能二十四小时盯着这家伙!

“颂泰先生,您试什么药了?”封十五关切的问。

探手来测丛刚额头上的温度,发现他的体温很正常。而且呼吸也慢慢的趋于平静,似乎连心跳也变得缓慢了。

“我没事儿!盯好义父,别让他摔着!”

这一刻的丛刚,似乎连说话都有些费力了。

他现在真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不早上半个月试药呢?那样也不至于让封行朗处于无人看管的境地。

说真的,这一刻的丛刚,是不放心任何照看封行朗的。

森林里的阳光映射在美丽姑娘的脸庞

封十五再一次的回头看向义父封行朗:一切都那么的正常;甚至于此刻义父封行朗的脸上还洋溢着嘲讽师傅丛刚的意味儿。

怎么看义父封行朗都不像是个病号啊?也没有任何会摔倒的异常状况!

“爹地,吃了什么药?怎么样了?哪里难受?”

丛安安真的好心疼自己的爹地。又给小虫子的爸爸试药!

怎么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爹地没事儿!”

丛刚握住了女儿伸手过抚他脸颊的手。

似乎丛刚真的不太习惯别人跟他这般的亲近;自己的亲闺女都是他排斥的对象。

人无完人,或许这便是丛刚的不良习性!

“大虫虫,不必亲自给我爹地试药的,找只阿猫阿狗给我爹地试药就可以了!小猫小狗吃了没事儿,那我爹地吃了一定也没事儿的!”

封虫虫上前来查看被封十五搀扶到沙发上坐下的丛刚。

小猫小狗吃了没事儿,他这个爹地吃了一定也没事儿?!

封行朗怎么听着这话好像怪怪的呢!

怎么在小儿子眼里,自己跟小猫小狗一个等级的?!

“小虫,我没事儿!去照顾爹地!”

坐在沙发上的丛刚,困意就更浓了。好像随时就会睡着了一样。

“爹地,安安想送去医院。”

见爹地疲软到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丛安安真的好难受好心疼。

“爹地说过了,爹地没事儿!”丛刚微怒。

“毛虫子,要真觉得不舒服,就去医院吧!别死扛着了!虽然的命贱,但好歹也是一条命啊!比小猫小狗强多了!”

看到丛刚越来越犯怂,封行朗那叫一个得瑟。

“颂泰先生,我送您去医院吧!”

虽说封十五并没有检查出丛刚的异样,但师傅如此疲乏的现象实在是太少见太少见了。所以难免就真的担心上了。

“都说了!我没事儿!去照顾义父!”丛刚提高声音厉呵。

“哟,毛虫子,这还讳疾忌医呢?”

封行朗也感觉到丛刚的状态‘难得一见’,便也跟着靠了过来,用手去撸他的脑门。像摸狗那样的胡乱撸着。

“这额头也不烫啊?”

封行朗撤回自己的手,又在自己的脑门上摸了一下,“体温好像比我的还低呢!”

丛刚微眯起了眼,深呼吸再深呼吸;强行逼迫着自己去对抗困意。

在封行朗没安顿之前,丛刚真的不敢合眼。

“毛虫子,玩笑归玩笑,真没事儿吧?”

封行朗把脸凑近过来,近到几乎都要贴上丛刚的脸了,“孩子都在呢,可别死在我家里!”

“……”这话说得,何止没心没肺了!简直连一点儿人性都没有了!

“放心,还没死呢!我说什么也要先把熬死后,我才会死!”

丛刚是真的很困;但跟封行朗一斗嘴,到是能解困了。

这就骂上了?!

封十五一时间不知道是劝师傅丛刚呢?还是劝义父封行朗呢?!

“义父,您消消气,颂泰先生精神状态不好,您别计较!”

封十五还是决定去劝说想对好说话一些的义父封行朗。

“我要是跟这个狗东西计较,我早被他气死一百次了!”封行朗嗤之以鼻。

“爹地,回来了?哇塞……今天有这么多的客人在呢!”

好不容易熬到把作业写完了,林晚迫不及待的冲下楼来找十五哥哥;却看到了一屋子的人!

好在她的十五哥哥还在!这让林晚的心情大好!

“晚晚……爹地的心肝宝贝儿!快让爹地抱抱!”

一看到女儿晚晚,封行朗所有的烦心事都被抛之脑后了。他张开双臂,想抱住朝自己飞奔而来的女儿;却发现女儿绕开了他,直接跑到了封十五的面前。

“十五哥哥,我听的话,先把所有作业都完成了哦!快表扬我吧!”

林晚还真听封十五的话。让她先乖乖的去做作业,便她以最快的速度把作业写完了。其中还跑下楼来三次!

“去让小虫哥表扬吧!十五哥哥忙着呢!”

封十五故意装着看都没看晚晚妹妹一眼,只是给师傅丛刚按摩起了肩膀。

明知道自己的话不太中听,而且还有可能让义父封行朗‘讨厌’自己,但封十五不得不在义父面前保持自己跟晚晚妹妹的距离!

丛刚不太喜欢有人碰他,所以他便抬手拒绝了封十五的继续。

“到爹地这里来……爹地表扬!”

见女儿受了冷落,封行朗立刻主动安慰。

“才不要渣爹表扬呢!还是忙着给的两上小孙孙赚奶粉钱去好了!”

林晚赌气的说道,“反正也不关心我!我就当自己是没爹没妈的孩子好了!”

“吃醋了?”

封行朗上前来揽过女儿的肩膀,“爹地其实是最爱最爱我家晚晚的!”

“渣爹,就使劲宠晚晚妹妹吧!早晚有一天,会把晚晚妹妹宠坏的!”

封小虫实在看不下去了,“现在已经宠坏掉了!渣爹再接再厉哦!”

“……”封行朗这才意识到:自己当着小儿子的面儿,说最爱最爱女儿,好像这样的确不太好呢!

“哟,又来一个吃醋的呢?”封行朗慈爱的微笑着。

“我才不吃醋呢!这个渣爹对我来说,可有可无啦!”

封小虫的这番话,真的很扎心。

还好封行朗这个渣爹已经被扎习惯了。

“乖儿子,这么说,渣爹的心可不是一般的疼啊……”封行朗捂住心口说道。

“那就让宝贝女儿给揉揉呗!她一揉,的心就不疼了!”

封小虫压根就没打算给爹地面子。

“嘿,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个白眼狼啊?!”封行朗被气得哭笑不得。

“我这个白眼狼已经很好啦!至少不像晚晚妹妹那样吵、烦、闹!而且还不用养哦!多省事儿啊!”

或许是封小虫小时候因为自闭的缘故不爱开口说话;现在的他,俨然成了一个怼人小能手!

专业怼渣爹和渣妹!

“那是我不想养的吗?还不是丛刚个狗东西把拐回去当童养婿了?!”

封行朗感觉自己也挺委屈的。

自己的委曲成,落在小儿子眼里,竟然成了他为了省事儿才送走小儿子的!

“渣爹好讨厌!不要骂我大虫虫啦!”

封小虫一听到渣爹骂大虫虫‘狗东西’,小家伙就愤愤难平。

“行……爹地大人有大量,不跟个小兔崽子计较!”

封行朗怅然的坐在了餐桌前,朝着家仆说道:

“阿姨,去酒窖拿瓶红酒过来!”

“不许去!”丛刚厉吼一声。

这一吼,着实把家仆给吓愣住了。

“毛虫子有病吧?不喝,老子喝!”

封行朗早就把丛刚吩咐他的话抛到九霄云外了。

“这半个月内,不能沾酒!会死!”

丛刚沉声道。这两枚无价针剂,是菲恩贡献出来的。连他自己都没舍得留。

这可是默尔顿生物科技三代人,三十年的成果!

丛刚不想让封行朗因为酗酒,而让这来之不易的无价药剂失去功效。

“我今天还非喝不可!”

封行朗呼哧一声站起身来,“们不敢去拿,我自己亲自去!看谁敢拦老子!”

在封行朗看来,丛刚是完不给自己面子!

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能如此的任性,真是令人发指!

“渣爹,听话啦!大虫虫不让喝,就不要喝嘛!”

封小虫当然是跟丛刚统一战线的。

“今天谁敢拦我,老子就削谁!”

愤愤不平的封行朗刚走上两步,便感觉到眼前一黑……然后脚下像是踩了棉花一样,直挺挺的就这么倒了下去!

“封行朗!”

丛刚急吼一声,几乎用尽了身体中的所有力道,快速的朝晃悠着倒下的封行朗冲了过去!

扶已经扶不住了,丛刚直接双膝跪地,滑移到了封行朗倒下的身体之下!

他用他自己的身体,给封行朗当了垫背!

要是封行朗直接脑袋砸地,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要说反应速度和体能,当时的封十五肯定是要高于师傅丛刚的。

因为药剂的副作用,让丛刚的身体机能远不如平常!

但那时的封十五,更多的只在关心疲软的师傅丛刚!

可丛刚的眼里只有封行朗!

所以他才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如此快速的反应!

封行朗倒下的身体,几乎是直接砸在丛刚身上的!疼不疼不知道,但却能避免封行朗的脑袋着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